A A A
A A A
蚊子與我
21.09.2009

香港最常見的其中一種野生動物─是蚊子。其實,甚麼白紋伊蚊、三帶喙庫蚊,對我來說,都只是惱人的蚊子罷了。不知為何,蚊子最愛吸吮我的血,只好勉強說自己皮光肉嫩、血甜味香,自我安慰一番。如果被牠叮咬後不會紅腫痕癢,我倒很樂意給牠們吃個飽。可現實中,我的兇殘本性表露無遺,手起掌落,毫不猶豫。將蚊子斃於我神掌之下,不知對生態平衡有甚麼影響?生態學家會不會拍蚊子?或者,當關乎自身利益的時候,所有理論都會拋諸腦後。只是我的生物課學不全,經常自傷自憐:怎麼在食物鏈裡我的位置竟比蚊子還要低!?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