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踏遍香江的迷思
12.03.2015

不時筆者都會被問到「是否走過所有路線?是否全香港都踏遍了?」雖然筆者目前仍有數十個地點想要走訪,但差不多每次出遊時都有一些新發現;而一些偏遠的、隱蔽的、未知的,以及眾多小島嶼上的路線,仍不勝枚舉,更遑論走遍了。

踏遍香港是一個虛浮的概念。假設踏遍是指踏足所有路線可達的地點,那又要如何界定一道路線呢?譬如說大帽山,少說便有八條登山路線。香港很多地點的路線均有主徑、支線、也有甚多隱徑,更有不同路段與長短的路線組合,如果再將溯澗、攀石、俗稱「綑邊」,以及新闢的路線也算上,恐怕沒有一個確實的路線數目,那也就沒有所謂的走遍香江了。

筆者曾在前文中提到,不再以到此一遊為目標,不再以數量多寡來衡量出行的收穫,而是試著多面向地、更深入地探索香港的土地(詳文)。不過現今社會普遍重浮誇而棄平實──酷愛最多、最難、最高,彷彿一些極端的字眼才具宣傳的價值,要達到某種高度才值得尊崇。或者一個「走遍香江」的名堂,可博得傳媒大肆報導一番,也更能刺激讀者的神經。然而,過程中的體會、啟發,以及值得傳頌的精神又有多少?

我常認為,即使窮一生時間,也無法完全走訪及充分了解所有地方。只希望在仍有能力時,繼續不斷探索、分享大自然的一景一物,紀錄香港郊野的變遷,盡力地走下去‧‧‧‧‧‧每個人都未必可以完成人生的所有目標,也未必會被受社會推崇,但卻可以努力活出這段旅程。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