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兩種苦
07.10.2006

有時會問問自己,為何總愛流連野外‥‥‥

我會曬得一臉黝黑、割得雙臂血痕、叮得皮膚紅腫、流出一身臭汗、淋得衣衫盡濕,弄得滿腳泥濘。雖說帶點任性愚昧,卻遠勝於目視桌上層疊的繳費單、耳聞財經反覆的數字、吸嗅街上窒悶的空氣、心感周遭惱人的壓力。日復一日,我不要再麻目了,選擇我愛的「苦」,選擇我能承受的「苦」。當您仍瀏覽著股票的價格、儘想著那些氣人的話,試試騰出一點時間,走在高處,放眼自然。擺脫生活的羈絆、逃離工作的枷鎖、放鬆情感的糾纏。視野廣了,心胸也就廣了。

有時會想想,沒有電話、沒有電郵、沒有信件的地方,可有多好‥‥‥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