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The Calling
01.12.2016

今日,我終於離開工作了十年的地方。

這份辦公室的文職工作很穩定,薪水不差;工作的地點離家很近;朝九晚六,又無需加班;又不需受老闆的氣。一切的工作條件,似乎都很優厚;這些東西,在別人看來,就等同「快樂」。

唯一的是,我就是不享受這份工作。我不願意出門上班,每一天過的都是一樣。我感到焦慮與不安,我不相信自己每天都竟在做我不喜歡的事。有好一段日子,我甚至懷疑自己患上了抑鬱症。

我想過要改變現狀,但大家都會認為我不懂知足,說我太衝動,又太任性,讓人擔心,而且自私;也會覺得:你憑甚麼賺取同樣的收入?生活的負擔怎麼辦?先做出一點成果再說吧。似乎要放棄多年辛苦賺取得來的一切,實在愚不可及。但除了擁有一點點錢,獲得一些物質生活以外,我感到很empty。因為害怕未知,害怕影響身邊的人、害怕改變生活模式、害怕收入不穩定,在熬不住的時候,我只能大力發洩一下,然後,沒有了然後。

就這樣,我在這辦公室渡過了十年。

我不願意去聽其他人追逐夢想的故事:那些準備去完成的,完成了的,甚至只是說說的,我都不敢去聽。它反覆地提醒我,心裡要去做的一件事,令我無法專心在工作上。

那是一個打給你的電話。如果你不去接聽,它會一遍又一遍地響;你可以無視它,堅持不去接聽,甚至裝作聽不見。在響了一段時間以後,那鈴聲便會停下來。然而,過了一段日子,那電話又會再響起,斷斷續續的響,等待你去接聽。因為,那電話是朝你而來的。

It’s a calling, a personal calling. 那是一件你想要去做的事;有人將它解讀為「夢想」。

談到夢想,最令人不解的,是那些不相識、不相熟的人,都會鼓勵你去追尋;而最親近的人,卻是對此充滿懷疑,倒像是你要去幹一件壞事一樣。陌生的人,總愛聆聽追夢的故事;身邊的人,卻更樂見這個故事是他們所預期的。但當我愈是跟隨他們的期望而走,我也離我自己愈來愈遠,愈感迷失。

為了改變,跟老媽爭論了好幾次,每次都是「勞氣」收場。最後她跟我說:「認命啦‧‧‧‧」沒有甚麼比這幾個字更叫人心疼了。這幾個字代表我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只能終生在辦公室裡鬱鬱渡過;去走一條跟大多數人不同的路,是註定失敗的;它代表 I don’t deserve better;也代表我註定只能做一條鹹魚,一條被倒吊著,連掙扎也無力的鹹魚。

我無法再這樣子下去,也無法繼續承受浪費自己的生命去做我不喜歡的事。

對於未知,我依然害怕,但我更害怕的是:有一天,那電話不會再響起,因為它知道,即使這個人就在電話旁邊,他永遠永遠都不會拿起聽筒。

“The fear of suffering is worse than the suffering itself.”

今天,我終於鼓起勇氣,接聽了這個電話。

我為何要在網絡上寫這篇自白,給一個不相識的你?因為我要讓全世界都知道,我要出走,我不要走回頭路,我再沒有藉口,沒有砌詞,也沒有退縮的餘地。反正,我有手有腳,餓不死的。

還有,我希望有更多人跟我一樣,不要放棄自己。

Just pick up the phone.

[Facebook 留言]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