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地塘位於南丫島南部,又名陰山,標高347米,是該島的最高峰。山地塘佔地甚廣,其北脊直指下尾灣,南脊則概分三稜,各自往南及西南延伸。

山地塘的英語名為 Mount Stenhouse。有說法指此峰是以十九世紀在華英國艦隊副司令堪富利森豪斯(Sir Humphrey Senhouse)命名,而現時地圖上則錯將其錯拼為 「Stenhouse」。

1841年,英國皇家海軍軍官愛德華卑路乍(Sir Edward Belcher)為香港繪製海圖,並在1845年版本的地圖上標示此峰為Mount Senhouse。自此至1923間出版的多張地圖亦沿用「Senhouse」,惟在1937年以後至今出版的地圖,則改用「Stenhouse」 一字。在The China Directory for 1874 的水文紀錄中,曾指此島有一山峰為Mount Senhouse,並註明為1,140英尺高;其後出版的 Typhoon Anchorages 及The Canadian Magazine of Politics, Science, Art and Literature等,在描述南丫島時亦相繼出現Mount Senhouse一名。饒是如此,山地塘的英文名稱是否有誤,仍有待証實。

山地塘以奇岩著稱,山上不難發現造型怪異的岩石,如不文石、沓板石和疊石等。若要攀遊山地塘,可由其與菱角山的山坳、索罟灣、蘆鬚城泳灘或深灣等地上攀而至。

路線
索罟灣 山地塘 蘆鬚城 索罟灣
由索罟灣起步,在天后廟旁的梯級上升至山坳。朝右方高處的涼亭行走,循涼亭後的山徑前進,先微降再往西面上走,攀上第一個山崗。其後在分支左轉(右應為捷徑,應可接上通往蘆鬚城的山徑),轉走往西南方,上攀至山地塘的標高柱。在山頂稍稍西行,再循北面較崎嶇的山徑一直下降。在高度約莫140多米處的分岔口取左方山徑(右方的山徑應可通往索罟灣)下走至近蘆鬚城泳灘的水泥徑,最後右轉走回索罟灣。

由索罟灣出發
陰菱坳的涼亭,後方是菱角山
巨岩像條鯨魚
石排灣
像手指還是蠕蟲?
又一石景
是條小狗哩~
不文石最容易認得出來
開闊的石台
圓角
俯瞰索罟灣
危石
已接近山地塘山頂
開始下山了
上方有不少疊岩
奇出的一塊尖石
蘆鬚城泳灘
交通
起點 路線 需時
渡輪 中環 - 索罟灣
(索罟灣下船)
30 分鐘
渡輪 香港仔 - 索罟灣
(索罟灣下船)
30 分鐘
終點 路線 需時
同上
分段
地點 索罟灣 山地塘 蘆鬚城 索罟灣
時間   1.5 小時   1 小時 15 分   15 分鐘  
需時 3 小時
長度 5.5 公里
難度
景觀
補給無補給點
退出攀登山地塘途中右方的捷徑應可接上通往蘆鬚城的山徑,惟路況不詳
注意
  • 不少路段較為茂密,草高及人,而且路徑不清,沒行走小徑經驗者請勿嘗試
  • 登上山地塘一段山路較陡,部分滿是浮沙碎石
  • 下山初段較急斜,少部分路段也要越過叢莽障礙
總結 山地塘的半山處是俯瞰索罟灣的良地;山上奇石遍佈,從不同角度觀之,皆引發不同想像。部分山路受雨水沖刷,路況較崎嶇,需多留意。
後感 祁麟峰前輩在《縱橫香港奇山異水 - 山篇》一書內所描寫的陰山奇岩,可謂岩景處處。我這條路線極其量只能算是怱怱一瞥,難以一窺堂奧。祁公眼中的奇山異水,實非我能力所及,勢難一一遊遍,只能從中篩選難度相對較低者探遊。

本地旅行界前輩們在境內開拓山線,作歷史踏查,為勝景賦名,對香港野外景觀及鄉郊文化貢獻殊深。今日行山風氣盛極一時,我們這一輩隨其足跡,享其成果,惟崇尚個人主義者眾,不忘前人貢獻者寥,實是本土旅行發展的一大遺缺。

嗯嗯,囉嗦完畢,還是說回正題山地塘好了。山地塘的英文名稱為Mount Stenhouse。Stenhouse此一洋名字義何解,一直讓我很好奇。有資料指出,此乃拼寫錯誤:這座山峰是以十九世紀在華英國艦隊副司令堪富利森豪斯(Sir Humphrey Senhouse)命名,故「Stenhouse」一字應為「Senhouse」。為找尋答案,我翻查古地圖和文獻等資料,嘗試梳理山地塘的英文名稱的由來。

南丫島古時的稱謂甚多:它由1464年《東莞縣志》中所述的「泊潦山」,到1596年《粵大記》所附的〈廣東沿海圖〉的「博寮」,到1819年的《新安縣志》的「薄寮村」,至1866年《新安縣全圖》所見的「薄寮」,再轉變到1879年《廣州府志》的〈新安縣圖〉所示的「南丫」;其英文名稱則大致相同,從古地圖所見,它曾先後被標識為Lamma(1775年)、Lammon(1780年)、Lama(1810年)、Lammon I.(1810年)、Lam Ma Island(1904年)和Lema Island(1958年)。(當中「Lamma」 一字的由來另有故事,稍後再撰文討論)上述地圖繪製的年代久遠,提供的資訊相對粗略,並無顯示山地塘一峰的中文或英文名稱。

由英國皇家海軍軍官愛德華卑路乍(Sir Edward Belcher)於1841年製作的香港地圖上,首見「Lamma Peak」一名,並標示於Lamma Island(南丫島)的南部,即今山地塘的位置。

第一次鴉片戰爭期間(1839至1842年),卑路乍指揮H.M.S. Sulpher炮艦來港參與戰事。1841年1月25日,他帶領海軍登陸港島北部的水坑口(Possession Point)[註]。翌日,時任英軍總司令占士伯麥(Sir James Bremer)率領眾將登島,並正式宣告佔領香港。卑路乍隨即在港島四周水域進行系統化的水文勘測,涵蓋範圍包括九龍半島、香港島及南丫島等地。同年5月,卑路乍與英國艦隊司令森豪斯(Sir Humphrey Senhouse)同赴廣州參戰,森豪斯卻在此間染病,並於6月13日死於寄碇在香港的H.M.S. Blenheim艦艇上。

這份由卑路乍所繪製的首份香港海圖於1843年5月正式出版,並在1845年復印第二版。第二版的地圖進行了多處修訂,包括將首版的「Lamma Peak」更改為「Mount Senhouse」。此後至1923出版的多張地圖,在標識山地塘時均沿用「Senhouse」,而1937至今的地圖則已改作「Stenhouse」 一字。

為宣示主權,標記於卑路乍的海圖(1845年版)上的奇力山(Mount Kellett)、玉桂山(Mount Johnston)、哥賦山(Mount Gough),柏架山(Mount Parker),以及砵甸乍山(Pottinger Peak)等山峰, 均是以當時海軍將領或殖民地官員的姓氏命名,可見此乃慣常做法。卑路乍是森豪斯的下屬,二人與曾於戰爭期間在香港、澳門及廣州等地共事。森豪斯在英軍進擊廣州的虎門要塞時,曾協助攻陷威遠炮台,功勛卓著。森豪斯死後,卑路乍在其回憶中也曾表示對他的敬業態度甚是敬重,故在其所繪製的地圖上以山名表揚或紀念森豪斯,也言之成理。

此外,其他文獻也曾提及南丫島的Mount Senhouse:Macao, the Holy City : The Gem of the Orient Earth一書中,曾介紹澳門基督教墳場(Old Protestant Cemetery)中所安葬的名人。其中一名安葬者是卒於1841年的Sir Philip Senhouse,並描述「...and from whom Mount Senhouse, on Lamma Island, near Hongkong, is named.」。翻查資料,似乎並無Sir Philip Senhouse此人,估計為一錯處。從該文件所述人物的去世年份、地點和下葬的地點等資料推斷,文中所指的應是Sir Humphrey Senhouse(森豪斯)。在The China Directory for 1874 的水文記錄中,曾紀錄南丫島的山峰為Mount Senhouse,並註明為1,140英尺高。 Typhoon Anchorages 及The Canadian Magazine of Politics, Science, Art and Literature, May-October 1918亦相繼出現Mount Senhouse一名。

誠然,文獻或舊地圖上所示的英文地名跟現今的拼法常出現分歧,例如Cowloon / Kaulung / Coulong(九龍)、Lama / Lammon / Lema(南丫島)、Tytam Bay(大潭港)、Lemma Channel(博寮海峽)或Lantao(大嶼山)等地名均與現有拼法有所差異,但洋人的名稱卻理應沒有改動的空間,而且同時也有前述的資料支持「Senhouse」為山地塘英文名稱這一說法。

饒是如此,在此必須註明,以上的分析並不全面,有關說法仍有待証實。若有錯漏與不足,還請不吝來郵指教。我已去信地政總署測繪處的地名訂正委員會查詢有關事宜,且看後續發展如何吧。

核查資料之時,發現寶馬山(Braemer Hill)也出現類似情況,莫非又是另一錯處?這事似乎越來越有趣了。

3月20日獲地政總署測繪處回覆,指「Senhouse」一字曾出現在1840至1920年代英國陸軍部(War Office)的軍用地圖(Ordnance Map)上,而「Stenhouse」則見於1930年的地圖。因當時修訂拼寫的原因未明,而現有的名稱已沿用多年,將之修訂會對公眾造成混亂,以及影響政府部門運作和公共服務,故當局建議維持現有名稱。

雖然維持現名的原因有一定理據,但對於未有考慮「Senhouse」一名的出處,我覺得仍是相當可惜的。

[註:部分Narrative of a voyage round the world : performed in Her Majesty's ship Sulphur, during the years 1836-1842一書的版本描述卑路乍登陸港島的日期為1841年1月25日,部分則是26日,但均註明該天為星期一。按該段落的上文下理推斷,登島日期應是25日;1841年1月25日實為星期一。]

參考
  • [1] 祁麟峰。《縱橫香港奇山異水 - 山篇》。香港榮譽出版有限公司。1998
  • [2] 饒玖才。《香港的地名與地方歷史(上) - 港島與九龍》。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11
  • [3] 饒玖才:《香港地名探索》。天地圖書有限公司。1998
  • [4] Philip Cracknell。Captain Sir Humphrey Fleming Senhouse。Battle for Hong Kong and Military History。2017
  • [5] Rishiv Kalapu。Day Trip: Lamma Island。Travel Adventures。2013
  • [6] Mick Atha / 葉可詩:南丫沙埔拼圖 考古調查與景觀重建。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2018
  • [7] 郭裴。〈廣東沿海圖〉。《粵大記》。1595
  • [8] 王崇熙。《新安縣志》。1819
  • [9] Hong Kong Maps。2018
  • [10] Lawrence Ruderman, Antique Maps Inc.:Hong Kong surveyed by Captn. Sir Edward Belcher, in H.M.S. Sulphur 1841。2017
  • [11] Thomas Collinson:Ordnance Map of Hong Kong - Sheet 3。National Library of Scotland。2017
  • [12] 戴肇辰 / 史澄 / 李光廷:〈新安縣圖〉。《廣州府志》。1879
  • [13] 譚廣濂:〈繪製香港及鄰近海域的海圖〉。《香港港口與海事處歷史》。海事處。2018
  • [14] 林準祥:〈發現香港——香港開埠前的西方記錄〉。灼見名家。2016
  • [15] 林準祥:〈香港島地名新考〉。灼見名家。2016
  • [16] Andrew Yanne / Gillis Heller:Signs of a Colonial Era。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2009
  • [17] Belcher Foundation:Admiral Sir Edward Belcher of the British Royal Navy。2018
  • [18] Edward Belcher:Narrative of a voyage round the world : performed in Her Majesty's ship Sulphur, during the years 1836-1842。Henry Colburn。1843
  • [19] Solomon Bard:Voices from the Past: Hong Kong, 1842-1918。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2002
  • [20] Elijah Coleman Bridgman:The Chinese Repository。Canton: Printed for the proprietors。1843
  • [21] Ernest Eitel:Europe in China, the History of Hong Kong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Year 1882。1895
  • [22] Elliot Bingham: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to China from the Commencement of the War to Its Termination in 1842 (2nd ed.)。Henry Colburn。1843
  • [23] Frank Welsh:The Companion Guide to the Lake District。Companion Guides。1989
  • [24] James Ball:Macao, the Holy City : The Gem of the Orient Earth。The China Baptist Publication Society。1905
  • [25] Shyama Peebles:Old Protestant Cemetery in Macau。Gwulo: Old Hong Kong 。2010
  • [26] The China Directory for 1874。China Mail Office。1874
  • [27] Hai Guan Zong Shui Wu SI Shu:Typhoon Anchorages。Statistical Department of the Inspectorate General of Customs。1893
  • [28] The Canadian Magazine of Politics, Science, Art and Literature, May-October 1918。Ontario Publishing Co。1918
更新 遠足日 : 11.02.2017
更新日 : 03.04.2018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