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冬蝶

早上九點多,我們沿著河溪往林中走。雖然已踏進十二月,郊區仍不感寒冷,只覺微涼。 橫過小橋,來到一片林地。我記得上次傍晚來這裡尋找橙螢(秋冬季節出沒的螢火蟲,成蟲會發出持續的熒光),結果撲了個空。每年的環境和天氣情況均有差異,能找到目標物種的機會也隨之變化。當然,萬事俱備,也要運氣。

幻紫斑蛺蝶的翅膀背面呈金屬藍色斑(上圖只見翅膀腹面),模仿有毒的紫斑蝶,令捕食者不敢貿然攻擊
在枯枝上停歇的擬旖斑蝶
一隻藍點紫斑蝶在溪邊沙地上吸水

轉進林邊的河溪,溯溪而上。偶有的柔和陽光,為澗道添一分暖意,我們也開始只發現零星的蝴蝶。接上支澗後,瞥見數隻斑蝶在滑翔。「我有預感今天會看得到。」阿聰的一句話,讓我放下心來。

阿聰是蝴蝶生態調查員,一路上他都為我們解答關於蝴蝶的各種問題。除了牠們的生命周期、品種和出沒地域之外,一些平時較少接觸的範疇,例如要從蝴蝶前後翅交疊處的性標分辨雌雄、青鳳蝶的眼睛能感察到人類只在紫外光下才能識別的蜜源指標(花瓣上導引動物至花蜜的標記),以及蝴蝶可利用具化學味覺感受器的前足尋找寄主植物(其幼蟲的特定食物來源),在合適的地方產卵等等,都讓我這門外漢感到新奇有趣。在我暗嘆自己見識淺薄之時,阿聰已發現了我們今天的搜尋目標——渡冬斑蝶。

一群斑蝶在樹上停留,估計有數百隻之眾

對蝴蝶來說,冬季環境嚴峻,食物供應也不足,故大部分品種都是以卵、幼蟲或蛹的型態渡過冬季,惟斑蝶則是例外,以成蟲的型態渡冬。譬如台灣的紫斑蝶和美洲的帝王斑蝶,在冬季牠們都有集體遷移至較溫暖地點越冬的習慣。

每年的十至十二月左右,香港也會發現斑蝶在數個地點聚集,一般相信牠們都有跟台灣和北美斑蝶相似的越冬行為。在2002 / 03年冬季的高峰期,估計有逾四萬隻斑蝶在港越冬。這些渡冬蝶包括藍點紫斑蝶、擬旖斑蝶、青斑蝶和虎斑蝶等品種,估計其中部分屬於本地蝶,部分則是由香港北面較冷的地區南遷而來,又或以香港作中途站再南飛。

我們發現的這群渡冬蝶,棲息在溪澗左岸一株約莫六、七米高的樹上。除了偶爾離群飛散的數隻斑蝶外,這群褐色的斑蝶大都安靜地停棲於枝葉上,佇足不動,乍看猶如一片片枯葉隱身在枝椏上,讓人難以發現。溪傍林下,我們幾個也是駐足而立,抬頭靜觀。忽然間,一群斑蝶飛離枝葉,另外數十隻隨即鼓動而起,在兩岸的樹冠間翻飛。頃刻間漫天蝴蝶,壯觀之極。

渡冬的斑蝶一般多停棲在鄰近溪流、溪谷等較茂盛而幽暗的樹林,相信跟該地的微氣候有關
研究員會利用標放的方式(以人手在蝴蝶的翅膀基部以筆或貼紙紀錄品種及性別等資料)研究蝴蝶的遷徙習性,但能捕回曾被紀錄的遷徙蝶的機率極低

數年前,曾有研究員先後在香港發現兩隻來自日本的斑蝶。看著這群倏聚倏散的斑蝶,不禁思忖當中有多少是從各地遠道而來,共聚一個冬季,然後再繼續牠們的旅程。這天雖只目睹數百隻渡冬蝶,實難與高峰時期相比,但若然我們能從研究中多了解牠們的習性和遷徙路線,並且加強保護其棲地,說不定有天能重現萬蝶飛舞的盛況呢!

參考資料:
[1] 漁農自然護理署(羅益奎):《郊野情報蝴蝶篇》。郊野公園之友會 /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04
[2] 漁農自然護理署。〈香港的蝴蝶〉。2017
[3] 趙仁方:〈探索斑蝶越冬的秘密〉《全華》(第三期)。全華圖書。2011
[4] 蘋果日報:〈斑蝶越洋抵港「標放」研遷徙習性〉。2017

[以上內容由漁農自然護理署資助撰寫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