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早上很寒冷,走出山莊外,已見有不少山客正攀孟槍岳。由於我們昨天已完成登頂的「任務」,只打算往上高地的半路中途的横尾山莊,故此心情極是輕鬆寫意。

沿著Z字形的碎石山路下走,來到天狗原分岐,右側的山徑可通往天狗池,另一邊則可直走上高地。只見有山客把背包留在分岔路口,待回頭時再取走。由此來回天狗池約需兩小時。由於時間充足,我們便順著塗在地上的記號往天狗池去。天狗池是個極細小的岩池。池水平靜的時候,可觀賞到槍岳的倒影。

槍岳山莊由槍岳山莊上望槍岳
富士山遠眺富士山
百看不厭雲海百看不厭
秋色滿途秋色滿途
突出的赤紅色突出的赤紅色
按地上的指示往天狗池按地上的指示往天狗池
天狗池天狗池
冰塊池邊的大冰塊

沿路折返至天狗原的分岔口後,續往下行。沿路仍是碎石山徑,途中雖有若干標示,引導山客循較易行走的山徑下山,但若是大意的話,還是會偏離了離主徑,在高高低低的岩塊間蹣跚地下降。

其後接上了泥徑,往溪谷下走。這段山徑很清晰,緩緩而降。清澈的流水,伴著秋季的楓紅,間中走在林蔭之下,很是愜意。午間我們在槍沢口山莊(槍沢ロッヂ)吃午飯,稍作休息後,便又再下走往今天的住處──横尾山莊。

呈心型的一撮呈心型的一撮
進入溪谷進入溪谷
抬頭是一片金黃抬頭是一片金黃
楓紅楓紅
快到山莊(左)沿溪下行 (中)尖銳的巨岩 (右)走過林徑

横尾山莊(よこおさんそう)甚具規模。山莊內的設施相當完善,不但有溫泉,而且還有乾衣室、休息室和小賣店。

剛進山莊,山莊職員便給我們一個簇新的透明膠袋,讓我們包著蓋滿泥巴的登山鞋。不知道他們會如何處置用後的膠袋,只希望他們可重用以免浪費。我們事前無法在網上預訂床位,又再嘗試walk-in,這次沒運,山莊的客房已滿,故我們只能被安排在一間類似活動室的房間裡,跟一眾後來的山客睡榻榻米。

其實呢,即使已幾天沒洗澡,我也不覺得自己臭到那裡去。但我們的首要目標仍然是泡個溫泉浴,消除幾天積聚下來的疲勞。豈知來到浸溫泉的時刻,眾山客已率先「搶閘」,不一刻四條大漢已擠滿了細小的溫泉。雖然要稍作等待,但能在這裡待上一天,洗個澡,浸一下溫泉,再喝一罐咖啡,也誠一大快事。

晚飯後,在休息室翻閱山岳雜誌,被其中一張西穗高岳的照片所吸引。其極為其險隘陡直的陵線,只能以恐怖來形容,單看照片也感驚心動魄。看著看著,自忖能力未及,也就消除了試攀的心思。

這晚,以為終可好好的睡上一覺,豈知睡在附近的三位老哥竟然高聲地談話,而且說個不停。一路上遇見的日本人說話時總是輕聲細語,言行舉止極是有禮。這幾位老哥卻是個例外,吵得連其他日本人也為之側目。好不容易才等到最為長氣的老哥準備就寢,不意竟又聽見他說起話來。我偷瞧一下,見他雖已合上雙眼,卻仍躺著喃喃自語。頂著這惱人的呢喃聲至半夜,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徳澤園前的營地徳澤園前的營地

行程的第六天,我們由橫尾直取上高地,走來更為輕鬆。林道兩側少了楓紅,換上一片青綠。及至德沢,遊人亦漸多。快步循寬闊的山道走到河童橋,已來到了上高地的遊客區。上高地的商業味道濃重,四周雖仍山碧水秀,但相比之前幾天在山岳間所感受的自然氣息,也就大大的比了下去。面對滿街的食肆,我們仍毋忘背包中剩下的乾糧,更以此填飽肚子,但這「忍耐力」卻在五千尺酒店(五千尺ホテル)內失守。我很少說吃的,但這家酒店的蛋糕實在太美味,就破例介紹一下。

霜地上的葉子蓋了一層霜
上高地上高地
碧清的河水碧清的河水

在上高地閒遊一會後,隨即乘坐巴士前往新島々駅,接電車到松本駅再轉乘松本電鐵返回名古屋駅,準備翌日回香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