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絕

阻絕

2022/03/21

A A A

一切都看似被隔絕了。

原本已受限於狹小的居所,現下活動自由都被限制了。相識但不能見面,見面卻無法言笑。當食肆被勒令關閉,當沙灘被膠帶圍封,當露營都得偷偷摸摸,甚至連新鮮空氣都被貼上 price tag,行山竟成了憂戚生活中的最大安慰。

置身戶外,我們也不忘自我隔離:選一條幽僻無人的小徑,遠離人群;擦肩而過也要保持警惕,即使氣喘吁吁也要趕緊戴妥口罩,口乾舌燥卻不敢渴一口水,喉嚨發癢也得強忍一聲咳嗽。可憐那整整齊齊的一家四口,如今都被迫要分開站。空氣中瀰漫的不是病毒,而是比毒氣更甚的恐懼和疑忌。諷刺的是,順從聽命只換來更嚴格的限制,更多的命令。

幾乎,所有的關係被疏遠,被斷絕。但是,有一種關聯始終牽繫著我們,在你我周圍。在這裡,依然能嗅到山指甲的甜香;瞧見苦楝的淡紫,木棉的火紅;也聽得著鳥兒的鳴唱。一路在腳下相伴的落葉,以一片柔軟提示著,陪伴不該是被施捨的奢侈。

這種連繫存於心裡,旁人無容截斷,無從指令,無法奪去。

只要心仍在,任誰都阻絕不了。哪怕限聚至最後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