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自己廢物自己減
09.05.2019

如果環保意識有分高低的話,我應該不算是個「很環保」的人。雖然已遠比以往在意,也已在逐步逐步的改善,但坦白說有時候仍然會貪一時之便使用即棄用品。

我的環保意識大概是從行山開始的:既然喜歡行山喜歡自然,也就得身體力行去保護環境。現在每次行山前都會時刻提醒自己自備水袋、水樽、毛巾,還有準備各式各樣的袋子,放午餐的袋子啦、撿垃圾的袋子啦,就連當晚買菜做飯的袋子也都一古腦兒塞進背囊。反正一部單反相機三顆鏡頭這麼重甸甸的都甘願背上山,要是連這幾樣輕便的袋子水樽都不願意背下山的話實在說不過去。

近年政府和環保團體一直都在提倡「自己垃圾自己帶走」,不過總覺得這口號有點怪怪的:要把垃圾帶到哪裡去呢?只不過是在城市丟掉吧,轉眼間這些垃圾還是會被送到堆填區裡去。於是後來便把這減廢意識從山中帶到城市裡去,試著在日常生活中源頭減廢。可是,要一下子改變持續多年的生活模式和改掉用完即棄的陋習確是不容易。我們既難一下子在生活的每個細節上以環境為先,也無法強求自己一次到位當個終極環保人士,但一步步的改變生活習慣是每個人最簡單最起碼可以做的事。

你以為我必然時刻抱著改變世界的宏願吧?可我有時只希望減少一個膠袋被送進堆填區待個幾百年,不忍鯨魚吃了一肚子的膠袋垃圾,不想颱風來襲時再把一堆又一堆的發泡膠沖到跟前,也因為受不了自己一邊不斷製造垃圾又一邊痛恨政府企圖開發郊野公園及執意大肆填海造地破壞環境的矛盾。

是的,森林給毀了,海洋污染了,物種消失了,事實已通通擺在眼前,卻不如肉眼看不見的微膠粒藉由飲用水偷偷潛進我們身體如此叫人無可抵賴如此報應不爽。當然置身事外的人依然會無視這當頭棒喝,批評生產可重用餐具、以清水洗滌膠袋重用,即便是使用電子產品開燈煮飯也不一樣在耗用地球資源而無視即棄用品的惡,又或繼續抱持環保這東西阻住地球轉阻人發達的偏見,甚至發出「人類死光了最環保」這等豪情壯語但又不切實際的想法。總之就是本著一概與我無關一切無法改變的態度,但求繼續享受豐裕方便的物質生活,反正喝幾口「膠水」一時三刻也死不了人。

若然我們對身繫的世界還有那麼一點責任感,但卻又不願意嘗証做點甚麼的話,那麼這些想法只是奉行人類至上選擇逃避責任好讓自己這一代人繼續透支自然資源然後讓後代承擔這爛攤子的廉價託詞罷了。

不想做的可以有千百個藉口,想做的一個理由已很足夠。

[本文刊於香港01週報第158期《山臨城下》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