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上得山多終遇狗

23.08.2020

上得山多終遇狗

登山健行,遇上不佳天氣、惡劣路況,倘若準備充足,儘能一一應付。唯獨碰上村狗,最令人困擾。

進出山野,常要穿越鄉郊。新界的鄉郊地帶,村子尤多,當中不少還混雜著工業工場和露天倉庫等場所。狗隻既是寵物玩伴,又是盡責的看門犬。為防盗賊入屋爆竊,減少陌生人擅闖私人地方造成滋擾,鄉郊村民和工場負責人都愛養上一兩條狗。

可對行山人士來說,這卻是一個大難題。基於保護自己和領土的天性,狗隻總是對陌生的外來者心存戒備。外來者稍一不慎,做出不當的舉動,往往會引發攻擊行為。香港每年均有逾千宗狗傷人的事件,縱然各有原因,但從數字可見這類事件甚是普遍。

我的行山回憶,少不了與狗狗互動的深刻情景。腦海中的「村狗地圖」,已標記了哪條村子有惡狗出沒,哪條村子安全無恙。現在計劃行程時會盡量選擇遠離村子的進出口。路過偏僻的村屋,也會躡手躡腳走過,以免驚動村狗。雖然盡力避免,但很多時候進出口就只這麼一個,要是下山遇著攔路犬,離出口雖僅差一步,但往往已是回頭太難,陷入進退不得的窘境。

村狗比野生動物更難以應付。一般的野生動物都害怕人類,相遇時只要耐心靜候,牠們都會自行遠離。雖說村狗由人餵養,但鄉郊人飼養動物的模式與城市人卻是大相逕庭。飼主通常把狗狗安置在村屋的圍欄或閘門內,又或以狗繩拴住,限制牠們的活動範圍。不然便是採取放養的模式,讓牠們在外自由走動,任其四處晃盪。

有時候村民發現狗狗對外人採取敵對的態度,也會主動幫忙,高聲喝止加以約束;有的見狀則會淡然回應:「不用怕,牠不會咬人的!」語氣好不輕鬆。可是啊,狗狗對飼主自是服服貼貼,對外人卻全不是那回事。

多年來,從狗狗的神態動靜,也觀察到牠們大致有幾種不同類型。一般村狗對外來人具高度戒心,但警惕程度不一。有的眼神友善,自然地搖動尾巴,表現溫馴,更甚者會成為引路犬,跟你伴走一程;有的則神態猶豫,對你目不轉睛,卻保持一定的距離;好奇的則會緩步走近,以鼻子嗅聞,試探來意;也有一些屬慵懶一族,愛趴在地上小睡,即使明知你正在走近也不會瞟一眼。面對這些類型的狗狗,跟牠們保持距離,緩步安靜的從旁走過當可無礙。但當中少不免仍有一些惡形惡相,把表情都寫在臉上的惡犬,又或擁有格鬥本能的狗隻(例如洛威拿),遇上時必須加倍留意。

村狗也會聯群結隊。狗群的首領,會像黑幫老大般領著小混混到處耀武揚威。有一回路過東丫村正要離開時,一條黑狗突從屋後竄出。一聲呼召,兩條黃狗隨即應聲而至。老大向我們猛吠,尾隨的黃狗也跟風敷衍著吠。意思就是老大的敵人便是自己的敵人,先擺出姿態再說,毫無自由意志。那副德性,像極今日的政客。

發現陌生人,狗狗的第一反應自是兇巴巴的叫吠。一方面提醒主人,一面方警告來者,試圖驅逐。要是飼主出外未歸,狗狗又沒被拴好,門戶也大開,具敵意的惡狗隨時急躍而起,衝跑到面前,來個下馬威:齜牙咧嘴,翹露牙肉,從喉頭發出低吼;同時豎起尾巴,身體微微前傾,背部稱稍隆起,步步進迫,似乎隨時都會撲將上來。明明是初次相見,卻倒像有深仇大恨一樣。

狗隻具強烈的地域觀念,專家都會建議切勿擅自進入其領土範圍。可那所謂地盤,邊界在哪只有牠才知道。據我觀察,地盤的界線跟家宅或場所範圍無關,反而取決於人流的多寡。那管是公共空間還是私有地,地點愈是偏僻,狗狗少見生人,其勢力範圍也就愈大,面對陌生人的態度便愈是囂張。

狗對移動的物體相當敏感,而且也會欺善怕惡。我的應對方法是盡量不讓自己心怯。愈是表現驚慌,愈是助長其氣焰。要是示弱,轉身逃跑,隨時引發牠們追捕獵物的衝動。有一回與女友行山,在老遠被一條看門狗發現,轉瞬間牠已衝到跟前。即使一顆心已被嚇得逃離現場,但我還是秉持「輸人不輸陣」的信念,一邊緊拉正欲轉身逃跑的她,一邊面對作勢攻擊的惡狗,最後仍能全身而退,堪稱典範。

走過陌生的村子,已慣常地先預備好行山杖或打開雨傘。不幸遇上惡狗,也可作為防禦工具,叫牠們不敢貿然攻擊。雙方對峙一陣,避免與牠們正視,但也無需揮杖舉傘攻擊或挑釁。一邊手持防禦工具,一邊等待時機。有些狗狗發現自己沒佔到上風,來人又沒構成威脅,便會沒趣的轉身離去;又有些感到來者已被嚇得半死,已然漂亮地完成任務,便會打道回府。任憑牠們氣勢再盛,時間一久,大抵也會漸漸鬆懈,此時再試著繞路步離或緩緩走過。回想牠們又吠又擺尾、一副自鳴得意的模樣,我還真懷疑牠們並非為了盡忠職守,而只是愛把陌生人當成玩物般隨便捉弄一番。

狗隻的行為,一方面故是天性使然,另一方面也與牠們的管養訓練或過去經歷有關。猶記得有一次在梅子村,遇著一條狂吼亂吠、異常緊張的幼犬。後來村民告知因牠曾被行山人士以棍子襲擊,所以對持著棍棒的陌生人顯得格外驚恐。又比如遇著流浪狗,只要你半蹲身子,說不定牠們便會逃之夭夭。一個蹲身拾東西的動作,就會令牠們憶起昔日被丟石子的痛苦經歷。狗狗的過敏反應,多少都有些前因後果。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建議面對具攻擊性的狗隻時,嘗試以輕鬆親切的語氣跟牠說話,或許便能緩和緊張的氣氛,消除狗狗的敵意。下次也可試試管不管用,反正機會多的是。

遇到村狗,確是不能大意。職業安全健康局編製了一份〈避免在工作中被狗隻咬傷〉的小冊子,除了因工作關係與狗隻有密切接觸的高危一族外,行山人士也該熟讀,好了解狗的特性,懂得應對。

[ 本文刊於香港01周報第226期專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