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山竹義工二三事
05.03.2019

去年九月,超強颱風「山竹」襲港後的逾三個月裡,先後共參與了十次的郊區清理活動。

猶記得颱風過後,郊區塌樹處處,山徑被封,市民都很踴躍地參加各種清理活動。當時曾為一項清理活動招募義工,活動消息發布後不久,名額便告爆滿,熱烈程度猶如演唱會般一票難求。有朋友笑說,山友和跑友們因為有太多精力無處宣洩,所以都很樂意來當義工。

來參加活動的義工每次都很守時。大家精神飽滿,期望可以衝進林中披荊斬棘,一展身手,然而,實際工作卻是由主辦單位安排。有一回,當義工們獲知工作僅是清掃林道上的落葉後,頓時一臉驚詫。滿懷大展神威的激情,也迅即換成了手執掃把的落寞。雖然面對如此「噩耗」,但他們居然仍能以清潔家居的態度,清理路上的落葉泥塵,不得不佩服他們專業的義工精神。

雖然清理塌樹落葉和撿拾垃圾的工作單調而重複,但氣氛可不是一味的枯燥無味。還記得有一對青年男女,大概嫌工作過於簡單,一直互相爭先,搶着要清理地上較大的樹幹,從中找樂子。又有一位老哥,在樹林中撿獲一大堆被遺棄的尼龍袋、帳篷和地墊後來回大喊,像拾獲戰利品般興奮,更着記者前來拍照記錄。

另有一次,我們要把收集得來的塌樹逐一丟棄在郊遊場地的一條淺坑中,卻發現大家竟然都很享受這個過程。不論是老成持重的男士,還是矜持含蓄的少女,在丟木頭那一刻都難掩內心的興奮,露出一絲調皮古怪的笑容。或者,把積壓着的情緒奮力拋開確是太療癒了吧。可是,有時候這種滿足感卻未必可以與別人分享。有參加者說,當義工這回事絕不能讓家人知道,因為她在家中從來不管家務,要是老媽知道了定會大發牢騷。義工啊,真是種奇怪的動物呢。

不過,當義工也不能掉以輕心。有位被我臨時找來幫忙的朋友因不習慣在高溫下工作,工作不久便出現了熱衰竭症狀。後來聽說負責安排活動的職員要撰寫事後報告,檢討他們的安全措施是否做得不足。參與活動的義工,大都幹勁十足,但開始了工作就不願停下來休息,有些甚至非常「搏命」。一些沉重的樹幹,寧願用手搬,也不用手推車運送,我看着也替他們擔心。涉及體力勞動的工作,確是半點輕視不得。

後來的清理活動大多安排在平日進行。一方面考慮到平日的遊人較少,能減低意外發生的機會;另一方面也讓當局便於安排人手和交通。我原以為這樣的安排難以找到義工幫忙,豈知每次活動的參加者都不少,更有義工一連參加了五次之多,叫人意外又感動。

那一段日子,協助清理郊區的渴望,竟遠遠大於遊山玩水。記得有一位義工曾分享說,他們不怕工作辛苦,也不介意沒有車子接送,就是要把撿來的垃圾揹下山也都願意。現在回想起來,他們為的是什麼,再也明白不過了。

[本文刊於香港01週報第151期《山臨城下》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