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吼石河

大嶼山
LANTAU ISLAND
HOWLING TIGER STONE RIVER
虎吼石河

A A A

虎狗吼石河位於大嶼山的中狗牙坑。中狗牙坑為一深谷,兩旁分立中狗牙與東狗牙。河溪源自鳳凰山南部,下流水口,其上游斜臥一道近八十米長的寬闊石坡。此石坡滿佈大小不一的礫岩,相信是因高地的日夜溫差及長年風雨侵蝕而風化崩塌,墜落山谷而成。石河頂端左右兩方的崖壁高起,巨巖外露,有如兩虎對峙,故有「虎吼石河」之稱。

路線

水口村 引水道 中狗牙坑 虎吼石河 中狗牙 斬柴坳 鳳冠南巖 南天門 鳳凰徑 伯公坳









15 min 1 hr 45 min 50 min 30 min 1 hr 45 min 10 min 1 hr

需時6.5 hr
長度7 km
難度
景觀

行程

由水口村起步,沿嶼南路往塘福方向行走,在左方接山徑上接鳳凰徑第十段。沿引水道左行,留意右方地上「Intake 5 左牙」的引水道塗漆標記。由此進入中狗牙坑,沿窄窄的引水道步至一幅長滿樹根的澗壁右轉上攀。沿澗道上走,經枯廊壁續爬壁上走。其中一段需循山坡小徑繞行,接回澗道。及後走經另一道石壁再上攀,接上一段鬆散陡峭的碎石坡,再上爬至虎吼石河。小心攀至石河項部,接回山徑後左轉,沿徑上攀,越過一線生機,再經閰王壁上攀至位於斬柴坳附近的哨牙石(此處有小徑可退出至鳳凰徑)。

從哨牙石側陡直的通道下降 (也可從旁繞其而過),再在山腹的棧道橫移。穿過破邊石後,越過石河,沿林徑續走。及後再走經積木崖側的大型石河,從狹窄山徑上攀,再繼續橫移至茶壺咀山脊。由此右轉下降一小段,在分岔口左走 (直走可下攀茶壺咀)。轉往東北方向行走,見南天門後穿其缺口上攀,接回鳳凰徑。由此右轉,逆走鳳凰徑第三段下降至伯公坳完成行程。

由此壁上攀中狗牙坑(左)(筆直的枯廊壁中)另一堵直壁(右)
沿著鳳凰徑上走
沿著鳳凰徑上走
從林中穿出
從林中穿出
石河呈下墜之勢
石河呈下墜之勢
中狗牙坑兩旁分立東狗牙及中狗牙
中狗牙坑兩旁分立東狗牙及中狗牙
接中狗牙嶺,山客漸多
接中狗牙嶺,山客漸多
中狗牙
中狗牙
石河上方下望
石河上方下望
刀片石
刀片石
谷被稱「陸上破邊石」的巨岩(左)須從中間空隙通過(中)回看破邊之形(右)
積木崖
積木崖
谷南天門(左)從缺口間的陡徑上攀(中)「四腳爬爬」最為穩當(右)

交通
起點
巴士 11。23 號 東涌 - 各區
(水口(東)下車)
35 分鐘
巴士 1。2 號 梅窩 - 各區
(水口(東)下車)
-
終點
巴士 11。23。3M 號 各區 - 東涌
(伯公坳上車)
15 min

補給無補給點
退出

走至斬柴坳附近的哨牙石後可退出至鳳凰徑,再沿徑下走至昂坪。

注意
  • 郊區地圖並無顯示中狗牙坑一段的路線;部分路線模糊不清,需有富行山經驗人士陪同前往。
  • 路線的上落差大,而且有不少需手足並用的攀爬路段,遊者需具相當體能。
  • 部分路段位處懸崖之側或陡峭斜直;石河礫石浮動不穩;部分巨巖間或藏深隙,具相當危險性,無相當登山經驗者切勿嘗試。
  • 總結

    虎吼石河滿佈礫石,猶如一幅石瀑,氣勢磅礴;其後攀狗牙,越南巖,穿南天門,可謂一路險奇,處處是景。這條路線難度甚高,而且具危險性,行走時必須加倍留意。

    後感

    上年寫了本書,幸獲三位前輩替我寫序。我跟三位都不相熟,(當時)全都只見過一面,聊過幾句。心想如能跟他們一起行山,實是美事。

    其中一位替我寫序的是馬傑偉教授(Eric)。一日他傳來電郵,相約行山,正是求之不得,於是一口答應。隔日他傳來行程,我看了暗吃一驚:擬定的路線共分三段:第一段攀虎吼石河;第二段走鳳冠南巖;第三段降茶壺咀脊及鳳塘石澗,全程約需七至八小時。

    我一向喜歡「慢」遊。有留意網站的朋友都知道,站內的路線一向「以短聞名」,有時候行程短得連上載都會覺得不好意思。這路程升降幅度大,即便要走,我也會分開三次來行。此外路線也具相當難度,莫說是虎吼石河,後段的鳳冠南巖和茶壺咀脊我都沒走過,而且我也不擅長溯澗(其實也沒有甚麼是擅長的~),要攀澗實在有點為難。我左思右想,便回覆說只走前兩段,心裡卻打定主意,到時先走第一段,要是力有不逮便在斬柴坳退出。

    跟Eric相約在巴士站會合。車站還站了好幾個山客,大家你眼望我眼的,後來才知當中有些是同行者,原來Eric跟他的朋友在網上群組相約網友同遊。

    一行十幾人從塘福出發。進澗後雖然要不斷上升,但這個時節水量甚少,難度不大。在晦暗的澗道行走,稍感沉悶,惟先後經過的兩道直壁仍甚是可賞。各人速度有別,漸漸分開了前後兩隊。途中除了跟Eric和他的朋友閒聊外,幾乎沒跟其他同行的山友交談,不知道是因為互不熟稔而保持距離,還是明知日後不再見面而不願多談。

    走出陰暗的山澗,頓感豁然開朗。這片山坡披滿細碎礫石,鬆散浮滑,踏兩小步便退半步,只得靠近右側的草坡緩步上行。再攀一段,便抵虎吼石河。舉頭上望,寬廣的坑道上堆佈著灰白的岩塊。偌大的岩群凝定不動,卻猶如傾瀉中的石瀑般有一股下墜之勢,叫人不敢渺視。似乎只要上方有岩塊崩落,便會觸發連鎖反應,群岩便會骨碌碌的往頭上壓下來。

    眾人各自探索著逆流而上。我選擇較大型的石塊作踏腳點,但每當用力提步,腳底下的岩塊還是會連同周邊的數塊岩石下滑。期間不時聽見邊岩石滾落的聲音,但也無暇細看,只顧得穩住每一步。攀爬之際,忽聽得前方咕噜咕噜的響,一抬頭,只見一塊人頭般大的石頭朝我滾下,瞬間已滾到跟前。我本能地伸手一托,頂住石頭,才沒給石頭撞在身上,但也已被嚇了一跳。

    據觀察,石河中間部分的石塊較為穩固。我邊走邊試,漸漸掌握箇中技巧:提步越是輕巧,越能平穩而上,過分使勁反會令足下石塊失去原有的支撐力而下滑。

    好不容易,攀至狗牙嶺的主要山徑。及後跨越一線生機,再攀過閰王壁,便抵哨牙石。部分團友也由此退出,經鳳凰徑離開。

    還記得上次跟姊夫攀東狗牙時來到此處,姊夫便跟隨當時踫到的行山隊同走鳳冠南巖。我為人較婆媽,想先做點功課,了解環境和路況再走,以免自己能力未能應付,二來也避免錯過沿途岩景。

    這日天氣涼快,自覺體力仍可應付,便隨隊續走行程的第二段。我們在哨牙石側極為陡直的缺口小心攀爬而下(也可從哨牙石後方的小徑繞行而過),進入鳳冠南巖。此後的鳳啄台、刀片石、破邊石等各有特色,可惜雲霧漸濃,也要趕路,未能一一細賞。走這路段的山友不少,期間道上的一位大叔忽地大呼,未幾遠處傳來應和之聲,似乎是互通所在位置的訊息。如此再三呼應往來,初聽耳目一新,二聽耳朵難堪,三聽拔腿欲奔。

    奔到積木崖旁的石河,雲霧驟增,石景都給淹沒。眾人紛紛攀至天窗石,我怕熱鬧,就沒跟上,但已決定待天氣好時再來一探。隨後走過茶壺咀脊,再轉入山腹徑,大隊也走到了南天門下方。南天門的山隙小徑雖然陡直,但相比鬆散的石河,就顯得踏實許多,只要小心踏步,十來分鍾便能穿門而出。

    接回鳳凰徑後,時間已不早,大隊也沒續走第三段的心思。有團友徑自離開;有團友繼續行程;我們側朝伯公坳而走。組隊出遊,遊畢後各散東西,原亦平常,但與部分團友從未交談,由初始至終點都形同陌路人,總叫我習慣不來。我在想,他日各人的登山回憶,除了友人的熟悉面孔外,就只夾雜著一個個面目模糊的身影。

    終點的伯公坳是個熱門的行山集散點,等巴士者眾。但最近不知哪來的新規定,很多途經的巴士只要坐滿了客,即便車箱仍有站立空間也都不停站。一連十幾班車,無一靠站;一行幾十人,無一歡顏。無奈之下,最後只能給附加費電召的士離開。

    參考

    祁麟峰:〈香港山澗叢集〉。《馳聘百澗紀念特刊》。1992

    日期2017/02/19
    更新2018/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