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馬倫山位於香港島中部,毗鄰聶高信山,海拔高度410米。

此峰以英軍少將威廉金馬倫(William Gordon Cameron)命名。金馬倫於1884年曾任駐中國、香港及海峽殖民地英軍司令,其後又在1887年擔任署理港督。

1943年,日軍於金馬倫山西北面的一座山峰(坊間稱此山為寶雲山,即今Cameron Mansions位置)上興建一座忠靈塔(Japanese War Memorial)以祭戰爭亡魂,並為日後香港失守時用作日軍墓塚。1945年,忠靈塔尚未建成,日本已宣佈投降,該塔亦於1947年遭拆毀。

現時約有四道山徑可供登上馬倫山:東線的起點在布力徑,近港島徑標距柱H046及H047之間的涼亭;南線的起點在港島徑標距柱H045及H046之間的觀景台(旁有避雨亭);西線有兩個登山口,分別近中峽道9號及17號。

路線
灣仔峽 中峽 金馬倫山 港島徑 中峽道 灣仔峽
由灣仔峽踏走布力徑,走至位於港島徑分支的涼亭(即港島徑H046及H047之間的涼亭)。在右面涼亭後方的護土牆水泥級上走,左接山徑,循崎嶇的山徑往西北方上行(部分路段旁有破舊水管)。走至分支後左走,南走至金馬倫山山頂的標高柱。由標高柱南走,下走分支後左走,循山脊下降港島徑近標距柱H026的觀景台(旁有避雨亭)。在此沿港島徑右走,在分岔口再右接中峽道後,走回灣仔峽。
布力徑布力徑
遠望深水灣遠望深水灣
聶高信山聶高信山
跑馬地跑馬地
抵達金馬倫山抵達金馬倫山
山頂的裂石山頂的裂石
交通
起點 路線 需時
巴士 15 號 (設分段收費)
中環5號碼頭 - 山頂
(灣仔峽下車)
-
終點 路線 需時
同上(灣仔峽上車)
分段
地點 灣仔峽 中峽 金馬倫山 港島徑
時間   25 分鐘   25 分鐘   45 分鐘  
  中峽道 灣仔峽      
  20 分鐘        
需時 2 小時
長度5 公里
難度
景觀
補給無補給點
退出
  • 可沿布力徑一直走至黃泥涌峽
  • 由布力徑接至港島徑後,可略過金馬倫山一段,直接行走港島徑,再經中峽道走回灣仔峽
注意
  • 路線的分岔路口頗多,部分路段崎嶇、茂密底模糊不清,遊者需具相當行山經驗及方向感
  • 上攀金馬倫山時需小心地上的破爛水管,免被刮傷
總結 金馬倫山林相蓊鬱,山頂的視野開闊。惟沿途頗為茂密,岔路不少,而多留意。
後感 因為女友腰傷的關係,想了一個「半solo」的方法,讓她走平緩安全的港島徑,我則中途獨自攀上金馬倫山,再於後段匯合。當然了,山上的小徑並不好走,而且頗為模糊,比原定時間遲了不少。

在找尋金馬倫山的相關歷史時,得悉日軍曾於二戰時期在山上建造忠靈塔的歷史,結果又花了一段時間整理了有關事件。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揮軍進攻香港,並於同月25日佔據香港。其後,日軍總督部宣布在金馬倫山上與建一座忠靈塔。忠靈塔源於日本神道教,其起源可追溯至2000年前。神道教傳統相信,在戰爭中死去的武士的靈魂,可於忠靈塔獲得安息與榮耀。

忠靈塔原為紀念戰事中陣亡的日軍而建,惟時任九龍地區憲兵部隊長的平尾好雄(Major Hirao Yoshio)在戰後的軍事法庭中披露,1943年日軍已知香港難以久守(其時日軍佔據的太平洋島嶼相繼失守),故他們打算在香港失陷時在忠靈塔內集體自殺。

該忠靈塔原定高80米(另有說是40米高),重約900噸,由花崗石建造。當時香港各界被逼為此籌募資金,市民亦要協助興建,坊間巷尾更傳唱「忠靈塔,忠靈塔,今年起來明年拆」。

1942年12月8日,在日軍入侵香港一週年之際,忠靈塔舉行奠基儀式(另有指儀式於2月9日進行)。相傳是次的出席者包括日本劍士Kurihara,而由他擁有、具500年歷史的武士劍則被放於特製的箱子中,並埋於14米下的地基中。不過,也有指該劍實由大日本忠靈顯彰會會長菱刈隆聘用香港鐵匠所鑄,並鑄上 「禮聘刀匠菱刈鍛造」刻字。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投降,二戰結束。其時紀念塔只建成一半,但在九龍一帶仍可清楚望見此一建築。1947年2月26日,港英政府以爆破方式拆毀忠靈塔,餘下的地基則成為今日Cameron Mansions的一部分。

參考
  • [1] Yanne,Andrew & Heller, Gillis:Signs of a Colonial Era。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2009
  • [2] David Bellis:Japanese War Memorial [1943-1947]。Gwulo: Old Hong Kong。2011
  • [3] Plans to Demolish Japs Memorial(source and year of publication unknown)
  • [4] So That’s What It Is. Mt. Cameron Memorial was to be Site for Mass Hara Kiri by Japanese(source and year of publication unknown)
  • [5] Jap. War Memorial Disappears(source and year of publication unknown)
  • [6] My Search for the Secret Samurai。South China Morning Post。1993
  • [7] 和仁廉夫:《歲月無聲:一個日本人追尋香港日佔史迹》。花千樹出版有限公司。2013
  • [8] 鄧家宙:《香港佛教史》。中華書局。2015
  • [9] 唐卓敏:《淒風苦雨──從文物看日治香港: 從文物看日佔香港》。中華書局。2015
  • [10] 周家建:《濁世消磨──日治時期香港人的休閒生活》。中華書局。2015
更新 遠足日 : 22.03.2015
更新日 : 21.0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