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長埋的溪流
22.11.2009

早年上了一課「地球科學」,教授講授技巧呆板,課堂的確悶得可以(噢,真抱歉)。可當他說到童年的一樁小事,卻勾起了我的興趣。在他還小的時候有一條小溪,源自獅子山,止於維多利亞港。他很喜歡在那裡把玩石頭,可惜那溪流如今已被蓋上水泥,變成了現今交通繁忙的窩打老道。他說時帶點苦笑與無奈,使我不禁出神:如果市區放眼的不再是公路,而是青蔥植被;如果聽見的不是汽車聲,而是鳥兒歌聲;如果看到的不是大廈的燈火,而是天上的繁星‥‥‥我們建造的單程路,卻讓我們的孩子去走。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