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石林位於鹿巢山東南面約330至430米高的山坡,面積約0.07平方公里[1]。由於鹿巢石林鄰近石壟仔,因此又稱石壟仔石林。

石林是指岩石群集如叢林的一種地貌。據地理專家推測,石壟仔可能原是一處高聳的石崖。石崖的岩石因構造運動(如火山作用及地殼變動等)及風化作用而倒塌,覆蓋了崖下近三十米深的山溝[1],形成今日的鹿巢石林。

鹿巢石林的岩石為凝灰岩,呈深灰色。凝灰岩屬火成岩,由含火山灰與岩屑的熔岩冷卻凝固而成。由於岩石含大量火山角礫,而這些呈稜角形的礫石易受風化侵蝕[1] [2],故其表面呈現許多深淺不一的沖蝕溝,形態奇特。

鹿巢石林雖可經由鹿巢山或石壟仔的山徑前往,惟岩石間沒有路徑,困難重重,又具相當危險性,遊者須量力而為(詳見注意事項)。

富安花園大水井石壟仔鹿巢石林鹿巢山昂平大水井北港凹
由富安花園起步,循梅子林路上走。在梅子林村分支處的地圖資料牌左轉,橫過橋樑。踏上道旁的引水道,右走數步後,跨過引水道,循小徑上走再右折。此後沿石壟仔古道上升,走至石壟仔破村。在祠堂右後方的隱密小徑上走。先隨路徑略靠左移,及後右轉再上攀,走至鹿巢石林的入口。攀上岩石,進入第一組岩群,大致往右上攀。接小段林徑後,彎身在巨石下繞過,再接第二組岩群,大致往岩群中間上攀,最後接山徑上走至鹿巢山的山徑。自此沿山徑右轉,下降至麥理浩徑第四段的十字路口,再隨麥理浩徑(即馬鞍山郊遊徑)右轉,經過昂平後,左轉沿馬鞍山郊遊徑一直下走至大水井畢。
石壟仔
中途石林一瞥
站在石林的邊緣
時而起伏、時而扭曲的輪廓
寸草不生
石林內暗灰色的岩石
如迷宮般的石林
如何跨越 ?
岩石表面的坑紋
因沖蝕而成的大坑糟
深入其中
如龍骨
如利齒
馬鞍山
鹿巢山上名試劍石的奇石
大金鐘
下走馬鞍山郊遊徑
起點 路線 需時 收費 及 服務時間
巴士 43X ‧ 81C ‧ 84M ‧ 85K ‧ 89C

各區 - 各區
(富安花園下車)

--- 詳細資料
終點 路線 需時 收費 及 服務時間
小巴 3 號 菠蘿輋 - 西貢(宜春街)
(北港凹路上車)
15 分鐘 詳細資料
地點 富安花園 石壟仔 鹿巢石林 鹿巢山
時間   1 小時   30 分鐘   1 小時  
  昂平 大水井 北港凹  
  1 小時 10 分鐘    
4 小時
7 公里
無補給點
  • 在梅子林路可上走至梅子林,再經女婆坳往黃泥頭
  • 可一直循石壟仔古道往麥理浩徑近標距柱M085,再下走至北港凹或北港
  • 由石壟仔村上攀至石林一段為隱密路徑,路線較模糊,須具方向感
  • 石林一段沒有路線,遊者須相當經驗
  • 石林的部分岩石並不穩固、邊緣尖銳或斜直;岩石間暗藏數米高的深隙,具相當危險性
  • 石林一段涉大量攀爬,須手足並用;部分位置只容一人通過,空間不足,未必能依靠同行者攜扶,故遊者須具相當力量、體能,並能照顧自己為佳
  • 岩石間部分位置狹窄,裝備以輕便為宜
這路線帶領你闖進鹿巢石林,深入群岩的異地空間,探索詭奇的岩石地貌,跨越一般指標以外的難度。遊者必須在心理與體能上作充分準備。

直到此刻,我還是百感交集。

在計劃行程時,已知道這是條有一定難度的路線,而石林的部分也須要攀爬,然而‧‧‧‧‧‧

我們從富安花園出發,及後轉進石壟仔古道。由於在早前曾走過這段路,故很快便到達石壟仔村的祠堂。從祠堂右後方的小徑上走,路段雖然較隱秘,但有跡可循,又偶有絲帶引路,也不太難走。其中一處道旁,可窺看一部分石林,但見前方仍有去路,於是便繼續上攀。一轉角間,凝神一看,便知已到達石林的大門了:在前方被山野植物纏繞的巨巖間,一條小道依稀,沿著粗獷的樹根,往右方透光的岩隙前進;道旁蓋著枯葉,未知葉下是虛是實。在昏暗中,一岩一葉都散發著原始味道,一如魔幻電影裡的場景。

我們踏石續往前走,腳下搖晃不穩的岩石,彷彿給我們發出了第一個警示:前路不好走。站在石林邊緣,沒有去路,唯有攀上左方石牆。立足高處,眼前的石林,極為奇異。這些巨型岩石,形態多變,如利爪、如獠牙、如龍骨、如巨鯨;岩石似是鬆散錯落,卻又牢牢緊扣,儼如隨著時間進化,形成了一套岩石系統。我的視線隨著岩石邊緣的線條蜿蜒起伏,驚訝於其變化之際,一下突變,已跳出想像的範圍;我攀高伏低,視角稍稍一轉,其形狀又已不同,極盡扭曲之能事。

我們待在這處石林邊緣已有好一會,與其說是驚訝於眼前景象而駐足,倒不如說是困惱於如何踏出下一步而卻步。前方的磐石屹立;右上方樹幹上的紅色絲帶輕揚。不到百米的距離,我就是不知道如何前進。我承認,我沒有這樣的心理準備;同時亦反問:該當如何準備?

我放下背包,試著尋找一條較可行的「路線」,再回頭提包出發。攀著上升,過程活像一個電子遊戲:遊戲的佈局似是個岩石迷宮;前往的目標沒有路線、沒有指示;巨巖的邊緣鋒銳、斜直、而其間暗藏深隙,你必須盡量伸手提足,避開極不規則的岩石,同時尋找僅有的借力位置,小心地越過重重關卡。這種境況,似乎要為一直所認知的難度重新定義。

我們時而攀爬、時而跨步、時而俯身。很多時候,都是依靠即時判斷又或憑著直覺而行。好不容易,我們上攀至繫著絲帶的位置。滿以為就可全身而退,豈知走過一段隱徑後,第二組石林轟立在前,更甚者,是這處並沒有絲帶指引我們的大致路向。

我們硬著頭皮,繼續上攀一段,身體已感疲累。身於此處,我被周遭暗黑岩石所營造的一片氛圍籠罩,極感震撼之際,一種詭異的感覺襲來。我赫然發現,這裡是岩石的地盤,是岩石的領地!我們腳步的不由自主,就是要遵從牠的遊戲規則。

為了走出這迷宮,我們繼續提步上攀。眼前的一個深隙,只能先猛力邁步上跨,再以手攀岩,才可提身而上。我奮力上攀站定,但伴侶嘗試數次,卻仍未能跨過。由於位置只容一人立足,距離又不容我伸手攜扶,實是進退不得,心裡暗叫糟了。眼巴巴看著她試了又試,卻又不能相助,實在痛苦,只怕一個失足,後果是難以想像。這短短的數分鐘,比整個攀爬過程的任何時刻都難過。雖然最後奮力一試,終勉強成功上攀,卻也不幸地觸傷舊患。自此再攀一段,終走至踏實明顯的山徑,朝山下而去。

現在想起當日的情景,猶有餘悸。雖然鹿巢石林的奇特地貌確實非常精彩,但這次遭遇的不安卻掩蓋了因完成目標而獲得的滿足感。然而,我還是慶幸自己沒有將結果凌駕於過程之上、沒有為達目標而置安全於不顧。

結伴登山──為共同目標而結伴,為同伴享受而享受。

參考
遠足日 : 20.12.2014
更新日 : 27.0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