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主頁 行山路線 長途遠足徑 專題 月曆 資訊 留言
灣淡水湖是香港面積最大的水塘,其容量排名第二,僅次於萬宜水庫。

船灣淡水湖的英語名稱為 Plover Cove Reservoir。Cove 指海灣;而 Plover 一字則源於 H.M.S. Plover[1]。H.M.S. (Her Majesty Ship) Plover 是一艘英國的測量船,在1842-1846年間曾與 H.M.S. Starling 及 H.M.S Hebe 負責測量中國海岸,包括上海及香港沿岸一帶[2]

船灣淡水湖的環湖山徑雖已存在多時,但早年才新闢為郊遊徑。當局除在沿途加設指示牌外,亦修葺了原本難行的碎石山徑。船灣淡水湖郊遊徑全長約15.5 公里,由主壩末的白沙頭起,環繞淡水湖一圈至烏蛟騰畢。此徑沿途高低起伏甚多,是本港其中一道較艱辛的郊遊徑。

前往船灣淡水湖,一般可由大尾篤或烏蛟騰沿郊遊徑指示出發。此外,也可分別經由烏蛟騰上走至橫嶺坳,或由下苗田上行至大峒,再沿郊遊徑行走。

大尾篤白沙頭 長牌墩鵝髻頂鹿湖峒觀音峒大峒橫嶺坳馬頭峰烏蛟騰
路徑始於大尾篤的青年旅社。旅社旁斜坡上走至大壩,沿路至船灣淡水湖郊遊徑起步點。通過閘門,沿車路直走,過溢洪道,轉踏石級,可覽「赤門海峽」與船灣淡水湖風光。
船灣淡水湖船灣淡水湖
雲量漸減
對岸為西貢
長牌墩
伯公咀
赤門海峽
此後多是泥徑
雨天過後,泥土沖入湖中
右方細長岬咀為刀頭咀
不久便向下走再急升浮石滿佈的山徑至長牌墩,俯瞰老虎笏內灣。沿徑而走,尚算平緩,近鵝髻頂,需再急攀兩段山坡,繼而上升石級至鹿湖峒。自始高低起伏,大峒後有支路需直走(右方清晰路徑下走下苗田)。下一分岔沿郊遊徑左走(右方路徑可下走至九擔租),跟著便是高差度大的起起落落,到了馬頭峰,下降至郊遊徑終點,轉右路返回烏蛟騰。
此處附近有一小路往老虎笏
老虎笏內灣海水清明,無怪成就香港唯一珍珠養殖埸
天晴熾熱
急攻「長牌墩 」後稍事休息
船灣的小岬角
走走復走走
突然的一片綠
路上多無樹蔭
起點 路線 需時 收費 及 服務時間
小巴 20C (假日) 大埔墟鐵路站 - 大尾篤
(大尾篤下車)
20 分鐘 詳細資料
巴士 75K 大埔墟鐵路站 - 大尾篤
(大尾篤下車)
30 分鐘 詳細資料
終點 路線 需時 收費 及 服務時間
小巴 20C 烏蛟騰 - 大埔墟鐵路站
(烏蛟騰上車)
30 分鐘 詳細資料
地點 大尾篤 白沙頭 長牌墩 鵝髻頂
時間   30 分鐘   2 小時   2 小時  
  鹿湖峒 觀音峒 大峒
  2 小時 15 分    
  橫嶺坳 馬頭峰 烏蛟騰    
  1 小時 30 分   45 分鐘      
9 小時
18 公里
並無補給
  • 大峒後支路右方路徑下走至下苗田返烏蛟騰(約需1小時10分)
  • 橫嶺坳右方路徑可下走至烏蛟騰(約需1小時50分)
  • 雖名郊遊徑,但路程遙遠,道上都沒樹蔭遮擋,必需準備充足,天熱慎防中暑
  • 部份路段碎石浮滑陡斜, 需具一定體力經驗
船灣淡水湖郊遊徑路線漫長,是體能與耐力的考驗,年老弱小不宜。全程繞湖而走,風景雖不多變,卻也有好些怡人景致。
船灣淡水湖已不是第一次行走,但郊遊徑興建後,卻是初次踏足。自知長途,不敢大意:5公升二人用的飲料、食物水果、地圖指南針、登山杖、防曬油、雨傘、手電筒。嘻嘻,準備充足,上路了!

走在大壩上,感受到天氣的炎熱,路上遊人也漸少。在長牌墩停下休息,一位中年男士走過,心想這大叔真厲害啊。走啊走,好不容易才有遮蔭休息,開始有點懷疑飲料是否足夠。過了鹿湖峒,遇見剛才的大叔,他坐著休息,臉色略帶蒼白,按著電話。我趨前問候,他回答說迷了路,於是我叫他跟著我們走。卻見他左搖右擺的,似乎快要跌下,我忙走前相扶,著他坐下休息。他沒有水了,我給了他一點。我看最少還有二小時路程,也沒剩下多少水,建議報警求助,但他卻要堅持。再走幾步,似乎快要摔下山去,嚇得我倆半死。在我們極力游說下,報了警。向警方說明了郊遊徑標距柱位置與格網方位,天漸黑,只好等待。期間警方、消防處與飛行服務隊不斷來電,我重複著幾可背誦如流的位置‥‥‥

簌簌簌簌!!直昇機來了!我搖晃閃爍的手電筒,這刻,彷彿有一種使命感。直昇機翼把空氣都向下壓,使人透不過氣。傳說中的「Matt Sir」(電視劇中的主角)從空中降下,很型很帥(我幻想)。友人前去領他前來,據他說「Matt Sir」下來時看似「無神無氣」,但我當時看不到,沒關係。他知我們懂得去路,救了那位大叔去了。

四周再次回復寂靜,這下糟了,剛才給了大叔幾次水,也沒向飛行服務隊「討回」一點。走吧!天全黑了,甚感悽涼,路旁不斷有聲響,好不嚇人,原來小青蛙都愛在夜間出沒。近橫嶺附近,友人說前方彷彿有些東西閃爍著,一個、兩個,我只看見微弱的光,應是消防員找我們來著。走了良久,不見「他們」影蹤,甚感狐疑‥‥快快走吧。到得往下苗田的路口,心想:「今天是來走整段郊遊徑的嘛!」,被好勝心蒙蔽,往陌生的船灣淡郊遊徑後段續走。這回可慘了,路很長、山頭高、口亦渴、人也累,好「郊遊徑」。

晚上十時,烏蛟騰,滴水不剩。召了的士,司機問:「怎麼走得那麼晚啊?」我回答道:「唉,一言難盡!」

參考
  • [1] Andrew Yanne and Gillis Heller‧Signs of a Colonial Era‧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2009
  • [2] William Barr‧Arctic Hell-ship: The Voyage of HMS Enterprise, 1850-1855‧University of Alberta‧2007
遠足日 : 06.05.2006
更新日 : 01.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