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牙嶺位於南大嶼山郊野公園,是鳳凰山的支脈。此嶺山稜跌宕起伏,狀若狗牙,故稱作狗牙嶺。狗牙嶺一脈三分,遠足人士以其延伸方向稱為東、中及西狗牙。各嶺俱有山路可達:西狗牙可由石壁郊遊徑標距柱C1505至C1506之間折入小徑上攀;中狗牙的山徑入口則位於該徑標距柱C1509附近;而東狗牙一稜則可從水口村附近的鳳凰徑標距柱L102轉接小徑上達。狗牙嶺懸崖處處,三道路線都極為陡峭險要,屬高難度險線,攀遊者必須量力而為。
路線
石壁水塘 石壁郊遊徑 西狗牙嶺 斬柴坳 昂平
在石壁水塘大壩前下車後,沿嶼南道往水口方向行走。左轉踏進左方的郊遊地點,再跨過引水道逆走石壁郊遊徑上行。在標距柱C1505至C1506之間,留意右方路旁豎立的「懸崖危險」警告牌(囉嗦還是要說一句,請先衡量自身和同行者的經驗和能力方可前進),由此小徑上走。首段小徑甚為急直,需在巨岩間攀爬,及後山徑稍緩。沿稜線上行,最後急攀一段筆直山徑,與右方的中狗牙嶺的山徑匯合。循山徑攀岩而下,接著攀爬閰王壁登上斬柴坳。接上鳳凰徑第三段後左轉沿徑下走,經昂坪走至巴士總站。
由石壁水塘仰視鳳凰山由石壁水塘仰視鳳凰山
即將要攀登的西狗牙嶺即將要攀登的西狗牙嶺
石壁山火瞭望台石壁山火瞭望台
塘中小島塘中小島
乾淨的空氣乾淨的空氣
天空中的小毛蟲天空中的小毛蟲
攀過岩石攀過岩石
觀音山與羗山觀音山與羗山
岩道岩道
直指天際直指天際
沿稜線上爬沿稜線上爬
回望回望
西狗牙之巔西狗牙之巔
終於發現人跡終於發現人跡
翹起的山脊翹起的山脊
晴與熱,值千金~晴與熱,值千金~
巖上飛羽巖上飛羽
索罟群島索罟群島
盛夏的狗牙嶺是個眩目的生命體!盛夏的狗牙嶺是個眩目的生命體!
前方的是小鴉洲,後方為大鴉洲前方的是小鴉洲,後方為大鴉洲
水口水口
茶壺咀茶壺咀
被譽為「一線生機」的狹隘岩道被譽為「一線生機」的狹隘岩道
鳳凰山鳳凰山
小鳥回頭石小鳥回頭石
交通
起點 路線 需時
巴士 11 ‧ 23 號 東涌 - 各區
(石壁警崗下車)
40 分鐘
巴士 1 ‧ 2 號 梅窩 - 各區
(石壁警崗下車)
-
終點 路線 需時
巴士 2 ‧ 23 昂坪 - 各區
(昂坪上車)
-
纜車 昂坪 - 東涌
(昂坪上車)
25 分鐘
分段
地點 石壁水塘 石壁郊遊徑 西狗牙
需時   10 分鐘   2 小時 20 分  
  斬柴坳 昂坪  
  45 分鐘   45 分鐘    
需時 4 小時
長度 7.5 公里
難度
景觀
補給無補給點
退出登上斬柴坳後可沿鳳凰徑下走至昂坪
注意
  • 部分路段陡直難行,需手足並用攀爬;部分路段經過險狹山崖,具高度危險性 ,畏高或欠經驗者不宜
  • 路線的升幅及斜度大;石壁郊遊徑後的路段並無遮蔭,遊者須具相當體能,行前必須慎重考慮自身及同行者的經驗和能力
總結 西狗牙是三隻狗牙中最美一脈,難度相對略低。狗牙嶺起伏的山稜,綠得發亮的山體,是迄今所見本地最壯麗峻挺的山脈。
後感 曾經在冬季分別攀過中狗牙東狗牙,雖然很渴望在夏季天清氣朗的日子再攀一次,但在涼快的天氣下走來仍感吃力的我,當時只怕在夏天力有不逮。幾年下來,走過了不少地方後,這股渴望又忽然湧上心頭,心想尚有「一隻牙」未走,該是時候了吧。

出發前,仍未察覺這日是二十四節氣中的「大暑」。要是早知道這是一年當中最熱的日子,說不定便會因此卻步,錯過這美好天色了。

大眾一般都不認同炎夏登山的行為,更不用說難度甚高的狗牙嶺。雖然已把登山所需的注意事項一一臚列,而且在文中再三作出提示,但在公開平台述說自己在暑天下獨自攀山,無疑是自找麻煩。獨行是忌諱,炎夏登山又是禁忌,二者加起來「罪」可不少哇。這樣子恐怕會觸及不少人的敏感「紅線」而惹來猛烈的批評。

是呀,的確是有點任性啦。跟獨行一樣(為獨行平反),我不認為自己的行為完全正確,也從不慫恿別人這樣做,更不會說「條命係自己」的話。我只是想忠實地記述這次短暫而深刻的旅行,即使被批評也好,這是對自己的坦白。自問是以嚴謹的態度看待炎夏登山這回事,對此有一定的認知(至少是在香港而言)。不是說自己體能佳,我也沒甚麼消暑法寶,而是過去行山的經驗令我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有足夠的了解。我相信自己的體能、耐熱耐悶的程度能以在烈日的暴曬下應付如此難度的行程。當然了,怎麼說這都不是一個足夠好的理由。

為何偏偏要在這個時候攀登狗牙嶺呢?說是「透過照片推廣香港的自然景色」或「提醒大家珍惜我們的珍貴遺產」這類冠冕堂皇的砌詞未免太過虛偽了吧?雖然有這樣的心思也說不定,但最大的驅動力還是個人的私心——我好想知道盛夏的狗牙嶺是怎麼個樣子。

終於,我出發了。站在石壁水塘的水壩,從水塘仰望狗牙嶺的高低起伏,想像不久即將在稜線上攀爬,心情有點激動。沿著遮蔭甚多的石壁郊遊徑行走,經過郊遊徑的一個狹彎後,轉角處便是西狗牙的登山口了。入口處豎立著漁護署的「懸崖危險,切勿前進」的警告牌。郊外不少小徑的入口都裝設了這類警告牌,而山友們大都明白這是個入口沒錯。腳邊的大石被人以白色漆油塗上「西狗牙」三個大字,實在令人反感。當局的警告牌原是要勸戒欠缺行山經驗的人士量力而為,相信這對初學者或多或少會起了一定的警惕作用,但這明顯的塗漆標記,說不定會帶來反效果。其次是漆油大大影響觀感,更別說其有害化學物質對環境造成的影響了。或許部分登山者認為這標記有助於確認登山口位置,但若然每個人都隨個人喜好,在認為有需要的地方擅自增設標記,那可是一場災難。以錯誤的方式來標記路口,只不過是又一個可惡的塗鴉而已。沙、土、石頭也該被尊重哪,怎麼我們都忘記了呢?

從小徑入口前進,太陽熾熱得不得了,達33度高溫耶。這路段非常急直,在完全暴露的環境下攀岩而上,更感熱力逼人。短短的路程,爬不了多久便需要停下來調整呼吸。不用急的呀,我想。

是的,會走得很疲累,身體會酸會痛會繃緊,但我卻很享受眼前的風景。從身處的山徑南眺,左側是斜降的中狗牙山稜,右側是由觀音山與羗山相連的屏障,一直往西南延展至嶼西群巒,中間的窩谷則是一片翠綠無比的石壁水塘。我已記不起何時看過如此清澄的石壁水塘了。

攀過一段岩道,回望走過的脊線,只見一彎狹長的山稜翹起,有如海面陡升的山咀。其後再急攀一段,已接上了中狗牙的山徑。一線生機側的巖石上方,如絲如絨的卷雲往四方八面延散開來。天色之美好,教人驚喜。豈知攀上閰王壁後,那回首一望的景致才真的令我大為驚嘆。

從山廘仰望,狗牙嶺是既險且奇,但由高處下瞰,它卻反顯得極為高峻。峻挺地聳立在鳳峰之南的狗牙嶺山巔高揚,雙巖並起,東西兩側急瀉而下。其碧綠的山體,在烈日下散發出充滿能量的耀眼光芒。狗牙嶺真的是鳳凰山的支脈嗎?它所展示的磅礡氣勢,似乎是要獨立地從鳳凰山分裂出來,跟鳳凰山一較高下。

站立於山徑上,陣陣涼風爽快地拂遍全身,吹得我心情好愉快。我被盛夏的狗牙嶺懾住了心神,久久不欲動身離去。毫無疑問,我是愛夏日的,甚至為它著迷。為了追逐盛夏的景致,我可以將惡毒陽光的灼痛、渾身乏力的疲憊、沾滿泥巴的狼狽、蚊子叮咬的煩惱都一一包容。夏日的山海,跟春、秋和冬季太不一樣了。它所發放的爆發力,就像夏蟬在烈陽下發出生命中最高昂瞭亮的鳴叫一樣。它的色彩,也有別於魔幻時刻所展現的層次豐富的黯弱暖色光。盛夏的光,在穿越了大氣層,從山嶺上反射至鏡頭再投進眼球以後,依然是那麼的強烈鮮明。凝視著狗牙嶺,我才瞭解「山光水色」的涵義。

還沒走盡香港的山海,但心中的那一片海早已歸屬予大浪灣,而那一座山,已無可抗拒的給狗牙嶺牢牢占據了。

日期22.07.2017
更新23.0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