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每次我回顧這次旅程,總覺得這一天精采又刺激。

跟前幾天一樣,這日也要走好幾個小時,所以還是早起為妙。這天的行程是由西岳小山屋攀升至槍岳山莊。到達山莊後,視乎情況再決定是否即日攻下槍岳,又或隔天早上再攻頂。

出發前看走到山屋旁邊的營地觀看槍岳。出發不多久,便有兩道鐵梯給我們稍作熱身。沿山徑上升,景觀跟之前的又自烈同:左方山下是座幽壑,一條白河從谷中蜿蜒而出,而河谷旁的小徑,正是後天下山要走的路。

我們不斷上攀,前面又來一道鐵梯。這條筆直的鐵梯架設在山崖旁邊,落差甚大。行者稍一失足,即有墮下山谷之險。我們小心奕奕地攀爬,死命的抓緊扶手,對它極之信任。無他的,因為「Made in Japan」囉。

早晨的雲海早晨的雲海
晨光晨光
槍岳槍岳

路上的山客不多,有位日本人揹著大背包從旁走過,走得不比我們慢哩。之後的路段仍是不斷的攀爬,部分的路段也甚是陡直,但沿途也是風光不絕。由此上望,槍岳山脈的雄姿盡現眼前;下方山谷裡的兩道溪流匯合成河,繞過一片金黃的山谷。

好不容易,來到了大槍山屋,來趟大休。大槍山屋的狀況不錯,內裡的設備似乎比西岳小山屋好上不少,不過山屋的所在位置有點尷尬,相信入住的山容也很少。

雖然走了半天已有點累,但此時槍岳山莊已在望,這一段路走來還算輕鬆。來到槍岳山莊,辦理了入住手續,再安頓好行李後,便步出山莊,抬頭仰視這次的行程目標────槍ヶ岳。

開始上攀開始上攀
槍岳的鐵梯(左)強烈的對比 (中)槍岳的很多路段都裝設鐵鏈或鐵梯 (右)傾瀉的山崖
展望良好展望良好
下瞰隔天下山的河谷下瞰隔天下山的河谷
木梯部分山徑安設了木梯
色彩豐富的溪谷色彩豐富的溪谷
正午正午了

這槍岳果是雄偉尖削,正攻頂的登山客頓成小小螞蟻。對比之下,更感槍岳氣勢逼人。我一路以長焦鏡遠觀細察,愈看愈是心驚,感覺登山客並非緩緩上攀,而像是小蟲般蠕蠕爬行,令我不自覺的吞了幾口口水。

我嘴上不說,心裡忐忑,女友更是一臉猶豫。雖然山上有點霧,但天氣還算穩定,而山頂與山莊的高低差也不過百來米。最後,還是私心作崇。為免生變,便決定換上輕裝,提著這頭茸茸小貓的後頸,朝槍岳山巔去了。

我們走過碎石坡,小心的按著塗在石上的圓形記號慢慢上攀。攀爬途中,我看漏了記號,憑感覺而走,豈知愈走愈是不對,連爬回頭也感到艱難。後來學乖了,還是跟著前面的山友行走,順著記號上攀。這段山路雖然陡直,但如小心留意,會發現路上還是有不少可供借力的岩面,而部分位置也有鐵鏈輔助。不過,也別只顧腳踏實地,而忘了留意可能從上方滾下來的碎石。

槍岳之巔(左)抬頭上望⋯⋯ O (中)人如螞蟻 (右)木枱上蓋著一層薄霜
又看雲去槍岳之巔
登頂了登頂了!
我們從這條鐵梯爬上來我們從這條鐵梯爬上來
殺生小屋濃霧快要吞噬大槍山屋
又看雲去又看雲去

終於,我們攀至最後的兩道鐵梯。由於山道險狹,這路段實行左梯上,右梯落的規定。之前攀過一連串的鐵梯所累積下來的經驗,可用來應付這「最後一攀」了。只要不要東張西望,專注在鐵梯上,踏穩每一步,便可順利登上槍岳。

槍岳之巔的空間不多,我們匆匆拍照後,濃霧驟至,隨即便往下攀。下山時遇上位日本大叔。這位大叔身手矯健,也很禮貌,一路提示我們如何安全下行。我們跟著他踏步,順利折返槍岳山莊後,謝了大叔,跟他握手道別。

黃昏時份,趁著晚餐時間未到,又看雲去。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