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荒外蒙古 Mongolia

這是一場美麗的意外。

那是2012年,我們四個人進行了一場投票,選定了下一次外遊的目的地——蒙古。在決定之時,我對蒙古近乎一無所知。這一票,大概是投給了對她的好奇。

網絡上關於蒙古旅遊的資料甚少,介紹這地方的書藉更是少得可憐。從好友的朋友口中得知,蒙古是她外遊經歷中「最美的地方」。只是不知她這位朋友的個人品味,更不知「最美」的定義為何,故對這樣的評價實是半信半疑。

我對蒙古的認知,都只限於中國大陸以北的一個獨立國家。印象中還有大漠和草原。在跟朋友說起將到外蒙古旅行時,也只以「有個戈壁沙漠」來搪塞了事。

蒙古啊,到底到是個甚麼樣的國度呢?

蒙古大地
初踏蒙古首都

七月下旬,阿Pat、阿健、Bonnie 和我一行四人終於出發往蒙古。飛機升空後,只見不少乘客站起身來和身邊的人寒喧起來。他們都似是互相認識,在打招呼、在喝啤酒,像是在開家庭聚會似的。飛機上好像只有我們四個是外來人。

受惡劣天氣影響,航班比原定時間延遲了好幾個小時才抵達蒙古。來到成吉思汗國際機場時天已全黑。還好我們很快便找到預先聯絡好的司機,送我們到烏蘭巴托的旅館去。

這家蒙古的旅遊公司在網絡上頗有信譽。我們預先以電郵聯絡,確認了行程和服務,包括了食宿、接送、導遊和司機等,省下了許多工夫。正當我們默默嘉許這家公司很守信時,在看到接載我們的細小私家車時,心裡不禁一沉:「我們四個人、四件大行李,再加上四個背包,怎麼擠得進去?」。正自遲疑之際,司機已二話不說把兩件行李放進車尾箱。待我們鑽進車子後,他再將其餘的行李一古腦兒塞進車廂裡來。我們給行李壓得沒有反抗的餘地,就這樣被送往旅館去。

司機一路上以蒙古語跟我們閒聊,間中還夾雜著幾個英文單詞,嘰哩咕嚕的我們也聽不明白,但阿Pat居然聽得懂(係真唔係:P),還一路的給我們翻譯⋯⋯我聽司機說了半天,都像是說他們的民族英雄成吉思汗好厲害之類。

抵達旅館時已是午夜,司機竟又不知怎的硬要給我們換房間,搞得鄰房的旅客投訴我們太吵。我們折騰了一整天後也沒好氣,怱怱洗澡後倒頭便睡。

健談的台灣阿姨

早上起來,才發現昨夜住的房間是間「板間房」。房間的牆壁薄薄的,隨時可聽見鄰房發出的聲音。使勁的話,應該可以在牆上撞出一個大窟窿來吧。還有那個不堪的門鎖,一開之下竟然整個把手都掉了下來。昨夜沒給洗劫算是個奇蹟。

一眾光顧這家旅行社的遊客早已聚集在飯廳吃早餐。亞洲遊客中只有兩位韓國人及三位台灣人。來自台灣的阿姨比較健談,原來她已在外蒙玩了好幾天:「一路上都很崎嶇,車子有時候會傾側45度,我們間中還得幫忙推車,但真的很好玩⋯⋯」她興奮的說著這幾天的遊玩經歷,令我們也不其然雀躍起來。雖然,我不覺得推車有甚麼好玩。

最後她還提醒我們買些生果,也要買些糖果給小朋友,買些香煙給大朋友⋯⋯嗯嗯,還有,這裡的天氣非常乾燥,要記得為脚跟補濕(吓⋯⋯?)

我們的戰車
親密戰友。俄製小客貨車

在旅館門前,一個剪了一頭skinhead,身穿短袖衣褲、踢著拖鞋和戴著太陽眼鏡年青男子向我們走來。原來這個充滿陽光味的大男孩就是我們的導遊Tushig。仍在讀書的他,趁著暑假的空檔打工當導遊賺外快。駕車司傅Dushi 是個戴著眼鏡的中年漢,一副敦厚的模樣。Dushi以英語講解行程後,我們便往超級市場補充物資。他為我們預備未來幾天的飲用水,我們則按台灣阿姨的建議添購所需物品。香煙嘛,也就免了,何苦損人害己呢?

出發之前,一直幻想坐著日本或韓國的jeep在戈壁沙漠上飛馳。可是一看到我們將要乘坐的這台車子,心中不禁打了一個突:天啊,是台俄製小型客貨車!網上的資料形容這形號的客貨車是一台「先進、安全、可靠、馬力足,適合行走崎嶇地形的車子」。這輛圓鈍的灰色客貨車頂著兩顆大大的頭燈,車廂裡就只設簡單的三排座椅。嗯⋯⋯頂部那奶白色的軟墊,我看多半是從瘋人院的專用車改裝而來的。

老實說,這極其量只能說是一台充滿復古玩味的型格車子而已。如果不是Tushig說這台車是在2007年製造的話,還真以為是戰時的軍用車改裝而來的。想像我們未來十天裡就要坐著這台車子橫越幾百公里的崎嶇沙漠,還真讓人擔心。

誰知道,後來我們真心的愛上了這車子。

駛離烏蘭巴托市區,進入荒野。沿著雜亂的路跡行駛,一路的風景都沒甚麼變化,盡是矮山、草地和荒漠⋯⋯

廣角鏡遠遠捕捉不到這片土地的廣與闊

天漸黑了,車子在一片土丘間徘徊,Tushig以蒙古語和Dushi一直在討論著些甚麼。我們猜想該是找不著今天的提供住宿的人家吧。雖然有點意外,但我並不擔心,反而覺得很是刺激。

後來他們也放棄了原定的計劃,另覓住處。荒漠上看似四野無人,但繞過幾個土丘,還是會找到好些蒙古牧民。最後終於找到一家願意讓出了一個蒙古包讓我們度宿。

黃昏之際,走出蒙古包外。踏足蒙古大地,看著地平線上的落日,就有一種超然自逸的感覺⋯⋯

夕陽把岩石都染上橘色
草原上的羊群
石塔
一天,過去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