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蒙古 Mongolia Day 7 - 8

早上起來外出拍照已成習慣。蒙古包外,圈養了一群山羊。印象中,山羊很怕人,常被牧人或牧羊犬驅趕。但一隻好奇的山羊卻緩步的一路向我走來,給牠帶點呆滯的眼神凝視著,令我感到渾身不自在。

旭日下的沙丘旭日下的沙丘
晨光令層次更分明晨光令層次更分明
寧靜的早上寧靜的早上
終於可「自拍」終於可「自拍」
望咩望望咩望
蒙古包內部狀況蒙古包內部狀況

坐上戰車,又再起程。每當我坐在司機位後方,都會覺得當司機是件苦差:整天坐在狹窄的座位上鳩駛,又要時常留意路況,避開障礙物,同時長期抵受猛烈的太陽。Dushi沒配載太陽眼鏡,一隻眼睛已出現白內障,我看著也替他感到辛苦。

車子行駛途中,Dushi不知為何突然流鼻血。正當阿健為他以止血時,我卻被遠處外形突出的積雲所吸引,隨即便取出相機來拍照。嗯,那是我至今仍感到歉疚的事⋯⋯

午後,車子穿越一個狹窄又乾涸的峽谷,外型地貌似是一條昔日的河道。一隻頸繫天藍色絲巾的「羚羊」站在峽谷上方的岩石上,這個說「牠」一絲不動的是座石雕,那個說「牠」定是隻活生生的羚羊。七咀八舌之間,我們已穿過昔日的河谷。

隨攝隨攝
磨菇狀積雨雲磨菇狀積雨雲
沿途經過不少廟宇沿途經過不少廟宇
歷史悠久的光顯寺歷史悠久的光顯寺
接近民居的蒙古包接近民居的蒙古包

晚上的住處附近有好些民居。我知道,我們已很接近城市了。

翌朝,我們重回公路。平坦的瀝青路,不再顛簸,稍稍舒緩身上的痠痛感。公路是文明的象徵,但伴之而來的,是一陣失落。因為,旅程的歷險味道已然消失無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