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蒙古 Mongolia Day 4

信任

早上天色陰暗,下雨了。營外站著十來個外國遊客,正等待出發。另一邊停泊著數台清一色的小客貨車。司機們圍攏在一輛車子前交談,Dushi躺在車底,幫忙著修理機件。看來,這款車子除了能適應這裡的地形環境外,另一個好處是司機們都熟識車輛的結構和組件,維修起來也容易得多。

維修完畢,幾夥遊客一起出發,車子一輛跟著一輛的往大道上駛去。行駛良久,幾輛車仍然不徐不疾的互相緊隨,儼如一旅行大隊。後來我才知道,在這幅員廣闊的沙漠,如情況許可的話,司機們都會盡可能同行,好有個照應。特別是在雨天的日子,要是車子陷入泥沼,其他車子就隨時可提供協助。

在這裡,總不能事事交託給上天,依賴運氣。你需要的是互相幫忙,你需要的是信任。

轉晴了
一望無際

尤林岸冰河谷

雨後天色很快轉晴。車外氣溫驟升,空氣又熱又乾,使得車廂甚是侷促(當然沒有冷氣啦)。因為車窗上沒有任何固定裝置,打開了的車窗,很快便給風吹得關上。長時間用手握著車窗手柄也不是辦法,於是就乾脆把用完了的膠樽卡在車窗與窗框的夾縫中。在車廂內,除了引擎的聲音外,還一路夾雜著膠樽被擠壓的噼噼啪啪聲。

被嚇跑的羊群

午後,我們朝戈壁古爾班賽汗國家公園(Gurvansaikhan National Park)進發。此國家公園以古爾班賽汗山脈命名,意謂「戈壁三美」。它是蒙古最大的國家公園,面積達27,000平方公里,約24個香港般大。公園內最著名的景點是尤林岸冰河谷(Yolyn Am),其蒙古語源自胡兀鷲(Yol),所以又名「兀鷲河谷」。河谷總長十多公里,部分位置因長期沒日光照射而維持清涼,令冰原在夏日三十多度的氣溫下仍不致融化。

雨後又轉晴
甚有氣勢

河谷雖長,但由停車處走到冰河,徒步只需三十分鐘。要是不想步行的話,也可選擇騎馬進谷。步出車廂,又再次下起雨來,而且還是傾盤大雨。我們冒雨在河谷中前進,兩側山巖並起,流水蜿蜒而過。過不多久,雲雨退去,陽光曬下。一邊岩壁被照得發亮,一邊依舊漆黑。在終點處,沒能發現冰河,只有兩塊較厚大的冰塊。Tushig說,不久之前冰塊比現在大得多。近年因地球暖化的關係,冰河已不如以往般壯觀。

谷中兩壁高起
在河谷中行走
冰河中只餘冰塊
冰河谷隨攝
壘壘岩石
回看

草原上的馬兒

這晚仍是留宿在為旅客而建的蒙古包營地。營地搭建在一片草原上,四周土丘低矮,視野一如以往的開闊。

草原上只有幾座土丘
狂野一下
我們住的蒙古包營地

遠處,一隻馬正在低頭吃草。日落的暮光,把牠的剪影勾勒出來。我常想像,馬兒就應該在廣闊無際的草原上恣意地、自由奔放地飛馳(這想像大概來自二、三十年前的香煙廣告?)。

然後,我發現這匹馬只能一拐一拐地細細踱步——一根短短的繩索牢牢綁住了牠的前腿和後腿。有時候,現實就是這樣。

日落
低頭吃草的馬兒
事實永遠有點殘忍

晚上我獨自走出蒙古包外,在空曠的平原上,呼吸著帶點冷洌的空氣,聽著Adele的《Hometown Glory》...... I've been walking in the same way as I did…...

每次翻聽這首歌,就會想起那個星夜。

我的第一張夜攝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