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蒙古 Mongolia Day 6

日出札格林日出札格林
強韌的姿態強韌的姿態
另一方的草丘群另一方的草丘群

洪果林沙漠

面前一個漏斗般的容器裡,貯存了一整個晚上的露水⋯⋯卻只足夠給你洗個臉而已。在這裡,一點一滴都是恩賜。

這天預定的目的地是洪果林沙漠(Khongoryn Els) Khongor Sand Dune。洪果林沙漠是蒙古境內最大的沙漠,面積逾900平方公里。夾雜沙塵的北風,由於無法越過阿爾泰山脈的尾稜,逐漸沈積形成廣闊的沙丘,連綿180公里,部分沙丘更達300米高。由於風吹動沙塵時造成巨大聲響,故它又有Singing Dunes之稱。

沙丘沙丘
洪果林沙漠洪果林沙漠
極具層次的浮雲極具層次的浮雲
阿爾泰山脈阿爾泰山脈

我們抵達沙漠時已是午後,太陽仍然猛烈。那股熱力,似乎會把一切消滅。唯有蒼蠅,仍舊活躍,在身邊徘徊來去,嗡嗡作響。沙漠呀,實 ~ 在 ~ 太 ~ 熱 ~ 啦!左思右想,這刻最佳的節目,依然是午睡。

一覺醒來,皮膚遺留下汗水蒸發後的鹽粒,我們活像一條條用鹽巴醃過的鹹魚。這時已近下午四時,也是時候出發,否則便要摸黑回來。走過旁邊的蒙古包,只見Tushig和Dushi仍在午睡。雖說他們是受僱導遊,但也不好意思拉著他們一起出來暴曬。

雲在丘上雲在丘上
母子母子

要在烈日下徒步沙漠,活生生地給惡毒的太陽乾煎,連想想都覺得難熬。這時,兩位遊客騎著駱駝,似乎剛從沙丘回來。駱駝趨前時,一陣強烈腥羶的氣味迎面襲來,中人欲嘔。我強忍著臭味,問他們這裡離沙丘有多遠。「約莫半小時吧⋯⋯用走的會比較快!」她笑著說。我們大伙都無意騎駱駝代步,便起步朝沙丘方向走。

徒步沙漠是怎麼樣的感覺呢?就是熱啊!放眼望去,盡是熱騰騰的蒸氣,把四周物事都扭曲。未幾,後面傳來汽車引擎聲,回頭一望,竟見Dushi開著車子前來接送我們。我心裡暗讚:Dushi,Dushi,真是個細心的傢伙!

遊客騎乘駱駝往返沙丘遊客騎乘駱駝往返沙丘
熱~~熱~~
細碎細碎
畫面有如夢境畫面有如夢境
罕見的水湖罕見的水湖

坐車來到沙丘下,隨即提步往上攀。脫掉了鞋子,雙腿陷入熱哄哄的沙海之中,讓沙子在趾趾縫間不斷流走。眼睛也陷入了一片由風勾勒的線條之中,讓思緒也隨著它起起伏伏。我們沒能攀到頂,但是,都不重要了。

回程時,貪玩的阿健開著Dushi的戰車除除駕回蒙古包去。住在隔壁的荷蘭青年的笑嘻嘻的望著,一臉羨慕,似是思忖著阿健如何哄得老師傅把賴以為生的工具交在他的手裡。

生於貧瘠之地生於貧瘠之地
有如草球有如草球
往上攀往上攀
留下足印留下足印
線條線條
金黃的沙丘線條
橫移橫移
還未到丘頂還未到丘頂

海闊天空

這一夜,是另類的文化交流。

沙丘下的幾個蒙古包內,都住滿了外地遊客。我們獲邀進入隔鄰的蒙古包,甫踏進營,心知不妙。營內圍坐著各地遊客,啜飲著vodka,逐一獻唱自己家鄉的歌曲。

我們不小心「被騙」進來,沒法子只得坐下,心中卻嘀咕著唱些什麼。國歌?不了,還是流行曲較合適吧。此時,Tushig也獲邀進營,只見他一臉後悔,自知中伏,不得已只好當眾唱一首蒙古語的歌曲。這歌像首山歌,似描繪牧民在草原上策馬追逐的畫面,又像是訴說男孩向心儀女孩表白的故事。正自讚賞此歌甚有當地味道,他卻隨即借故溜走。

我們嘛,一連唱了好幾首歌:用國語唱《吻別》、以英語唱《Desperado》,嗯,想到營外浩瀚的沙漠,高聳的沙丘,還是以廣東話唱Beyond的《海闊天空》最為合適吧⋯⋯

仍然自由自我
永遠高唱我歌
走遍千里⋯⋯

生命力生命力
休息中的駱駝休息中的駱駝
月出了月出了
沙丘被染紅了沙丘被染紅了
靜夜靜夜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