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唐松岳

由八方池山莊起步由八方池山莊起步
走過濕地走過濕地

時值七月中旬,雖然已近梅雨季尾聲,但仍然是潮濕多霧的日子。早上來到八方駅,晨霧仍未有散去跡象。乖乖填好登山計劃書(登山届)交予車站職員,職員一瞧內容,隨即取出附上英語翻譯的牌子,詢問我們是否攜備冰爪及冰斧等裝備,可見日本人的確很重視登山安全。乘坐纜車往山上行駛,登時如墮雲霧。接連轉乘兩段纜車後,抵達是日的登山起點--八方池山莊。

八方池原是一條大眾化的路線,但此時只得聊聊數名山客。我們沿著木道徐徐上升,接上泥土路後,忽聽得走在前面的兩位日本人興奮低呼。循他們目光下望,只見遠處兩隻鹿兒踏雪而行。一發現我們,便急步而奔,隨即消失於林中。

踏過被殘雪覆蓋的木道,便抵達八方池。八方池最聞名的莫過於白馬連峰的池中倒影。從網上照片所見,八方池似乎能把白馬三山盡數映照,但實際上它的面積卻是細小得多,不消一刻便能繞走一圈。

窺見對面山脈窺見對面山脈
沿木道上走沿木道上走
隱約看見唐松岳隱約看見唐松岳
木道被殘雪覆蓋木道被殘雪覆蓋
八方池上的浮冰八方池上的浮冰

此際山中依然雲霧纏繞,一片白濛濛。抬頭望向天空,流雲明亮透光,並非烏黑密佈,顯見雲層稀薄。每次到海外登山,都會避免把行程編排得過於緊密,好預留足夠的buffer time。此刻時候尚早,正好給我空間賴在原地,等待霧散。我們從池邊小徑轉往水池後方的觀景點,一邊休息一邊期待著。終於,白馬連峰從迷霧中露出臉來。雖然八方池未能映照出山巒倒影,但已感心滿意足。

陽光終於到來陽光終於到來
美啊美啊
白馬連峰白馬連峰

由八方尾根繼續上行,走過一片樹林,山徑轉趨狹窄,人跡也愈來愈少。未幾,便遇上首段雪坡。雪地上的雜沓足印旁邊,染了好些赭紅色顏料。這些氧化鐵粉末是由白馬登山嚮導協會的工作人員灑上,用以協助登山者辨別方向。我們穿上預備好的冰爪,取出登山杖,小心翼翼的逐步上攀。畢竟我們沒太多雪地攀行經驗,而這段殘雪也頗為陡峭,行走初時心情也有點緊張。安全越過雪坡後,立即鬆一口氣。及後兩度再遇殘雪,但坡度較緩,登山鞋也足以應付。

循八方尾根上攀循八方尾根上攀
走過一片林木走過一片林木
迎來一片雪坡迎來一片雪坡
小心上行小心上行
時晴時霧時晴時霧
雪地上的赭紅色顏料協助登山者辨別路向雪地上的赭紅色顏料協助登山者辨別路向

天氣時晴時霧,站立崖邊,前方流雲如浪,洶湧來去。當雲霧撞上峰壁後,便翻山而去,聳立的白馬連峰隨即展現在前。

山岳近在咫尺山岳近在咫尺
移動迅速的流雲移動迅速的流雲
露出頭來露出頭來

沿山脊續行,發現兩隻肥鳥在路旁草叢中「鬼鬼祟祟」的不住探頭,一看便知是雷鳥。雷鳥是高山鳥類,在飛驒山脈(北阿爾卑斯山脈)一帶頗為常見。過去在立山室堂、槍岳等地行山時也曾遇見,但牠們在木曾山脈(中阿爾卑斯山脈)卻是絕跡數十年,直至去年方再現行蹤。這回發現的雷鳥雌雄一對同時出現,倒也是首次。

雌雄一對雷鳥雌雄一對雷鳥
雌鳥雌鳥
雄鳥有醒目的「眼眉」雄鳥有醒目的「眼眉」

往後是不斷的攀升路段,抵達唐松岳頂上山莊時,已感疲累。後來得知,白馬先生的女兒在五歲時已成功登頂,叫人情何以堪⋯⋯

山霧又復來山霧又復來
唐松岳頂上山莊唐松岳頂上山莊
山莊宿位是通舖間隔山莊宿位是通舖間隔

當晚獲山莊經理熱情招待。飯堂中除了我倆,就只得一名客人,可見此時仍是淡季。飯後山莊經理與白馬先生取得聯繫,聽見二人通過電話在討論著甚麼似的——原來他們得知由五竜岳下山途中尚有積雪未融,只怕我們攜備的六釘冰爪應付不來,要不攀登五竜岳後返回唐松岳頂上山莊住上一晚,翌日沿路下山;要不明天便直接由此下山去。討論一番,後來從五竜山莊處得悉將會有工作人員在該路段綁繫登山繩索,我們當可按原訂計劃下山。要他們為我倆安排行程,心中說不出的感激。

翌朝天氣稍為好轉,是攀登唐松岳的好時機。山莊依唐松岳而建,只消十五分鐘便可輕鬆登上的峰頂。唐松岳標高2,696米,名稱由來已不可考。傳說有個巨人樵夫,將拔出的松樹拋向天空,松樹落下時化成山岳,唐松岳因而得名。

山莊外望唐松岳山莊外望唐松岳
從山莊後方起步從山莊後方起步
上攀時回望上攀時回望
唐松岳唐松岳
殘雪處處殘雪處處

山巔之上,白馬岳、杓子岳及白馬鑓ヶ岳盡入眼簾。白馬三山以外,還可望見原擬攀爬的險地「不歸險」,以及聳峙遠方的槍岳。

白馬岳白馬岳
白馬連峰白馬連峰
西面群峰西面群峰
登上唐松岳登上唐松岳
濃霧逐漸佔據山窩濃霧逐漸佔據山窩

返回山屋後,隨即整理行裝,朝五竜岳進發。

前往五竜岳的山徑前往五竜岳的山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