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遠見尾根

起步往遠見尾根起步往遠見尾根

爬出溫暖的被窩,凌晨四點多便跑出山莊爬上白岳觀賞日出。是唷,日出時間是4時15分咧⋯⋯

晨早的氣溫甚是寒冷,把能穿的都穿在身上,但天空也披上一層厚重的雲。日出算不上精彩,雲幕層只微微泛紅,可幸遠處仍灑下了耶穌光,回報我的等待。

日出日出
像漏斗般的雪坡像漏斗般的雪坡
雲翻滾雲翻滾
耶穌光耶穌光

吃過早飯,又再出發。輕輕跨過白岳,便沿著遠見尾根下降。不久前面便迎來一段殘雪,旁邊的一幅大雪坡,像漏斗般傾斜而下,要是一不留神,後果可不是說笑的。

小心翼翼的繞過雪坡,才有心思欣賞周遭景色。此刻正身處兩層雲層之間,只見一浪又一浪的流雲越過山棱。

雲在流動雲在流動
白岳白岳
站在雲海之上站在雲海之上
路通往何處?路通往何處?
雪外雲海雪外雲海

之前白馬先生所提到的一段雪坡,除架設了繩索外,也已挖成梯級,輕易的便能跨過。此後泥徑與殘雪交錯。轉入林中,抬頭一望,即被峻挺的鹿島槍ヶ岳吸引。還未下山,貪念又起,思忖著下一回再來白馬,試試這座有相當難度的名岳。

沿木級下走沿木級下走
又再上走又再上走
極為吸引的鹿島槍ヶ岳極為吸引的鹿島槍ヶ岳
轉入林中轉入林中

每次踏足殘雪,都會步步為營。這次在西遠見山遇上覆蓋在小溪上的殘雪,部分積雪已然融掉,而四周的雪層隨時都有倒塌的可能。我們以行山杖左試右探,生怕摔倒扭傷。迎面而來的大叔停步待我們先行,卻見我們遲遲仍未越過,臉現不耐煩。我們輕步走過殘雪後,微微點頭,以示抱歉。回頭見他大踏步的行走,一腳便踏穿雪層,深入大腿,又提步上攀去了。噢,真的不怕受傷耶?

平緩的殘雪漸變得輕易平緩的殘雪漸變得輕易

山脊雖是下引,但當中卻又有好些升降路段。途中經過的西遠見山和大遠見山的展望原亦不錯,可惜雲霧茫茫,緣慳一面。唯獨在小遠見山,才能一窺唐松岳和爺ヶ岳之巔。要是天色明朗,視野肯定極佳!

要穿過雲層了要穿過雲層了
估計是唐松岳與爺ヶ岳估計是唐松岳與爺ヶ岳

沿脊下降,漸見人氣。抵達地蔵の頭,接上木道,便往白馬五竜高山植物園旁邊的纜車站而去。

有趣的小熊銅鑼有趣的小熊銅鑼
遊園木道遊園木道
往纜車站走去往纜車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