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白馬岳

早一天攀行大雪溪時天氣惡劣,非常狼狽。這日天色放晴,總算有回報。很期待登上白馬岳呢。

白馬岳是白馬的最高峰,海拔高2,932米。白馬岳原稱「代馬岳」。在春天冰消雪融之際,從山麓仰望,三國境一帶裸露的岩石隱現「代掻き馬」(Shirokakiuma,即用作犁田的馬)之形。由於山頂岩石近乎黑色,遠眺時倒像是一隻「黑馬」。而日語中的「代」(shiro)又作「白」,以致後來「代馬」(shiroma) 被誤稱為「白馬」。

期待日出期待日出

白馬岳以南分別座落杓子岳和白馬鑓ヶ岳,三者合稱「白馬三山」。由白馬山莊起步,不消十五分鐘便可登上白馬岳。這天不但日出、晨霧、雲海、佛光共冶一爐,視野更可遠及劍岳和槍岳,把昨日的疲憊一掃而空。

朝陽朝陽
杓子岳和白馬鑓ヶ岳杓子岳和白馬鑓ヶ岳
白馬岳峰頂白馬岳峰頂
雲海雲海
佛光乍現佛光乍現
遠方群巒遠方群巒
下次來要再攀登此二峰下次來要再攀登此二峰

美景當前,不意在山頂待得太久。回到山莊,大多宿客已用餐完畢,飯廳只剩聊聊數人。狼吞虎嚥的把早餐解決掉,隨即返回房間整理行裝。這時收到白馬先生的訊息,下午的天氣可能轉壞,便趕快收拾出發。

寬敞的山路寬敞的山路
白馬山莊白馬山莊

「Raicho!Raicho!」有位日本女生在山頂興奮的大叫,原來他們發現了雷鳥的蹤跡。當然,對我們來說,此刻身後的杓子岳和白馬鑓ヶ岳更為吸引。除了白馬三山,北面以長池最為動人。蔚藍的小水池,猶如山中一顆藍寶石般耀目。

雲端雲端
劍岳!劍岳!
看點是後方的槍岳看點是後方的槍岳
突出突出
又「擺拍」又「擺拍」
離開白馬岳了離開白馬岳了
窺望窺望
回看白馬岳回看白馬岳
後方是雪倉岳後方是雪倉岳
蔚藍的長池蔚藍的長池

前往小蓮華山的路相當好走,加上天氣甚佳,腳步特別輕快。抵達船腰ノ頭,濃霧又起。原想一如前天在八方池般賴在原地等待霧散,可是這次卻欠運。只見雲霧不住翻滾上升,把群峰吞沒。看來下午天氣轉差的可能性很大。

踏走平緩的殘雪踏走平緩的殘雪
小蓮華山小蓮華山
霎時轉晴霎時轉晴
濃霧翻滾濃霧翻滾
又遇水仙銀蓮花又遇水仙銀蓮花
群峰都被淹沒群峰都被淹沒

接下來的雷鳥坂是一片偃松地帶,已能遙見白馬大池。雖然視野已大打折扣,但位處開闊低地的白馬大池環境清幽,甚有世外桃園之感。作為午餐休憩之地,也很愜意。

回看回看
白馬大池白馬大池
霧中另有一番詩意霧中另有一番詩意

越過一段雪坡,迎來乘鞍岳附近的岩石陣。岩間空隙不少,但跨過一步後,總能覓到下一個落腳點。在岩間走跳,相當好玩。

來到天狗原,又遇陡斜雪坡。我們小心踏行下降,續於巨岩與雪地之間穿梳攀爬,好不吃力。降至林中雪原,路向不明。四察未見繩索,也不見絲帶。跟從依稀足印摸索,終走至栂池高原一帶的木道。雨也下起來了。

橫越雪地橫越雪地
岩石陣岩石陣
在岩石上走跳在岩石上走跳
陡降陡降

滿以為接下來的路段輕鬆易走,豈料這段路甚是漫長,梯級的落差也大。剛才走抵木道便放鬆下來,洩了一口「真氣」,如今只能在雨中苦苦支撐著下降。抵達纜車站,只覺雙腿不住顫抖,下山後真的要好好泡個足湯。

登山口常設清潔用具給登山者洗擦鞋子登山口常設清潔用具給登山者洗擦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