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白馬大雪溪

白馬大雪溪是日本三大雪溪之一,與劍沢大雪溪、針ノ木雪溪齊名。此間的河谷降雪量高,積雪終年不化,形成萬年雪,日語將這獨特的河谷地貌稱之為「雪溪」。經由大雪溪攀登白馬岳,是當地最熱門的路線之一。

在猿倉先投交「登山計劃書」在猿倉先投交「登山計劃書」

到出發的前一刻,預報天氣仍然不錯,但在猿倉起步時卻下起了毛毛雨。走過寬坦的碎石道,再接走溪傍小徑,很快便抵達白馬尻小屋。大雪溪的起步點,就在小屋的不遠處。綿密細雨持續不停,我們不敢怠忽大意,確保冰爪、行山杖以及防水保暖衣物等都已準備妥當。起步之時,其他山客已然走遠。

微雨中出發微雨中出發
雪溪前的木道雪溪前的木道
夏日的蔥綠夏日的蔥綠
衣笠草衣笠草

雪地質地半軟不硬,走來甚花力氣。驀地裡,瞥見一件黑色物體閃過。只見二十多米外一塊如輪胎般的石塊沿著雪坡急速下滑。它被石頭激撞彈起,瞬即又再滾下山去。最嚇人的,非它的驚人速度,而是整個過程竟無發出半點聲息。雖然早知大雪溪有落石的風險,但當親眼目睹大石無聲無息的滾落,依然覺得驚心動魄。

白馬大雪溪白馬大雪溪

攀登初時還有不少山客上落雪溪,才攀到一半路程,四周已是空無一人。此時雨勢加劇,大霧驟至,氣溫亦隨之下降。呼出的水氣,盡沾在太陽眼鏡上,視野朦朧不清。雪溪坡度漸增,走來愈加吃力。雪地上足跡雜沓,只能按照地上依稀的紅色粉末,拖著身軀一步步的上攀......

空無一人空無一人

原本青翠的山壁在霧雨中俏然失色,只餘灰白。想起大雪溪的宣傳照片,一個個登山客在明媚的陽光下健步雪溪,展露燦爛笑容。此刻四周一片慘白,天地蒼茫,真是「唧都笑唔出」。

幾經艱辛,終越走過三點五公里長的大雪溪,走抵沒被積雪覆蓋的葱平。每年七至八月間,此地盛放淡紫色花的白馬浅葱,因而得名「葱平」。低頭一望,衣褲外套又髒又濕,有如泥鴨,但腳下沉穩,總算定下心來。即使嘴裡的飯團又冷冰又無味,也沒甚麼好計較的了。

天地一片蒼茫天地一片蒼茫
跨過裂隙?跨過裂隙
巖下傳來流水聲巖下傳來流水聲

由此橫越小雪溪,循步道繼續急上。抵達避難小屋,從山友口中得知往後再無踏雪路段,便發訊息給白馬先生報個平安。及後經過白馬岳頂上宿舍,前往白馬山莊,雨勢又再增強。我們完全暴露在風雨之中,一陣陣疾風從右側襲來,吹得我們左搖右擺,步履蹣跚。「撻!撻!撻!撻!撻!」豆大的雨點不斷擊打在外套上,像個大漢一巴一巴的狠狠打在臉上。頂著強風暴雨,走到白馬山莊。甫踏進山屋,一身濕轆轆的不住滴水,弄濕了一地。

橫越小雪溪橫越小雪溪
入冬時積雪會淹沒這避難小屋入冬時積雪會淹沒這避難小屋
走在雪坡邊緣走在雪坡邊緣
續攀續攀
整潔的白馬山莊整潔的白馬山莊

在日本高山健行,最令人滿意的,是不論走得多艱苦,沿途的山屋都會有貼心舒適的住宿服務,而且設施齊備,讓人可以好好休息,準備接下來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