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A A A

五竜岳

起步往五竜岳起步往五竜岳

這天前往唐松岳南面的五竜岳(五龍岳),預計行程比較輕鬆。由唐松岳頂上山莊步行至五竜山莊,約莫需兩個多小時;而來回五竜岳另需二小時。心裡打定主意,一切待抵達山莊後看天氣狀況再作打算。

霧起霧起
日本人心細,在告示板上寫上附近山屋的現況日本人心細,在告示板上寫上附近山屋的現況

山路一開始便要跨越牛首鎖場。鎖場是指繫設鐵鏈的攀岩路段。這段路雖位處懸崖之側,看似險要,但岩面的落脚點不少,只要抓緊鐵鏈,穩步而行,也不算危險。過去曾經走過槍岳和劍岳等地的鎖場,相比之下,牛首鎖場顯然容易得多。

前面便是牛首鎖場前面便是牛首鎖場
五竜岳,我來了五竜岳,我來了
此岩段的落脚點不少此岩段的落脚點不少

早上天色雖然一度放晴,但這時山霧又起,一簾簾的雲霧從山腳不住往上湧。忍不住想像天清氣朗時會是怎麼一片光景。幻想總有百樣可能,但現實只有這麼一刻,感受當下最為重要。飄渺的白霧流過前方山稜,山容硬朗的五竜岳,峻挺地峙立在後,似近還遠。霧來霧去的山岳間,透著一股靈氣。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拉著鐵鏈緩降拉著鐵鏈緩降
遠方山脈人仍清晰可見遠方山脈人仍清晰可見
遠攝鏡就是用來這樣拍,突出層次感遠攝鏡就是用來這樣拍,突出層次感
有時候,需要「擺拍」有時候,需要「擺拍」
山邊殘雪山邊殘雪

往後的路段明確,起伏升降的幅度不大,也不難走。末段輕攀白岳,瞥見有些東西在路上移動。細看之下,竟是三隻幼小的雷鳥B。牠們一身泥黃色的羽毛,形成保護色。小雷鳥發現我們走近,立即四散。草叢中的雷鳥媽緊張得伸長了頸,一邊四處張望,一邊鳴叫,呼喚小雷鳥。我們怕牠們受驚擾,快攝幾張照片便即離開。

無需踏雪而行,輕鬆不少無需踏雪而行,輕鬆不少
巖鏡巖鏡
走入雲霧走入雲霧
看見牠嗎?看見牠嗎?
雷鳥媽媽雷鳥媽媽
輕登白岳輕登白岳
立山立山
雪白委陵菜雪白委陵菜
繞山而行繞山而行

抵達五竜山莊後,先辦理入住手續。山屋下層是通舖床位,二樓則是獨立房間,每間房都以山岳命名。我們入住的「白岳」,門框上標示著「16人」。心中不禁暗忖:「咦,這小小房間怎麼能擠進一十六人呢?」

水仙銀蓮花水仙銀蓮花
我們的房間我們的房間

五竜山莊外已是海拔2,814米高的五竜岳(Goryu Dake)。此山岳是「日本百名山」之一,古時曾稱「餓鬼ヶ岳」。在冬季,五竜岳峰頂東北側的岩石面上的雪印呈菱形之狀,圖案一如日本戰國時代信州的領主武田家族的徽章(即武田菱,又稱「四割菱」)。現時的「五竜」(Goryu)一詞,有說便是源於「御菱」(Goryo )。

由山屋仰望五竜岳。一條寬敞山徑依山上引,可是山頂已被雲霧淹沒了。雖然時間尚算充裕,但等了半個小時,雲霧也沒散去跡象。由於天氣穩定,便決定起行輕裝攀登五竜岳。

五竜山莊五竜山莊

來回五竜岳約需二小時。登山初段是條寬闊的碎石路,及後接上兩、三段攀爬的路段。途中經過的險崖甚是急墜,左側的鹿島槍ヶ岳時隱時現。按照石塊上的指示,攀過一段急直的岩道,再越過分岔口後,便登上五竜岳。

步過山崖步過山崖
鹿島槍ヶ岳方向鹿島槍ヶ岳方向
按指示而行,不會走錯按指示而行,不會走錯
前路不通前路不通
急攀岩道急攀岩道

此刻峰頂被濃霧籠罩,未能一睹鹿島槍ヶ岳、立山與劍岳等峰,甚感可惜。

五竜岳頂上大霧,唯有「kill bill」五竜岳頂上大霧,唯有「kill bill」
東面山坡東面山坡
折返折返
暮色暮色

註冊為讚賞公民支持綠洲